周公度小说三篇

党团工作 |

时间:

2021-07-28 10:03:26

|

周公度

1977年10月出生于山东金乡,《佛学月刊》杂志主编。著有诗集《夏日杂志》,诗论《银杏种植——中国新诗二十四论》,译有《鲍勃·迪伦诗选》等。编辑有《第二届中国国家诗歌节·诗歌专刊》《2008—2009年度中国最佳诗选》等。现居西安。

小木屋

小河家在靠近莱河的农田种了两亩西瓜。那块地是沙碱地,临着水源,四周里没有高大树木遮盖,光晒也足,每年夏天种植出的西瓜既沙又甜。是他们家的骄傲。

逢到仲夏,快收成的时候,担心被路过的人偷偷摘了去,多在田间地头建个草房子,四面用草帘子密遮起来,让人以为有人在呢。小河家的西瓜长势最好,便商议着搭个固定的小木屋,全家轮替着看守。

我家的瓜棚搭得很难看,只是四个木柱子上面摆搭了几档木格子,然后覆盖了层草苫子。晴天里还好,一下雨就被淋得破落不堪。雨歇天晴了,又是连续好几天的湿地蚊子,铺天盖地的,咬得人坐立不住。

“我妈说那是块好地。每年夏天都建个小草棚太费心了,一夏天就朽了。也浪费。今年搭建了个结实的。”他得意地说着,嘴角挂到墙瓦上。

“……”

“你家的草棚子,我见过。哈哈哈……”他笑得转身扶着门。

“我妈说村里附近都是好人家,只是做个样子。又不是真看管着。”

“那是你家的西瓜不行,我妈说你家种的是笨西瓜。大傻瓜,大傻瓜,专卖给笨人的!”

骄傲可以让人身体长高吧。

我比他高半个脑袋,但他总是可以说出许许多多挑衅性的话来。我却一句迎战的话也回答不了。

“这句话你不要告诉你妈。我妈与你妈是好朋友。”

“好朋友为什么还这样背着说坏话?”我伤心地反问他。

“……嗯,反正你不能说。后天星期六,轮我看瓜地,你可以与我一起去。”

我喜欢他们家瓜田里的小木屋。

他们家瓜田里的小木屋建在田地的最北端。本来是要建在瓜田的南端的。他爸爸很会过日子,说小木屋是两层,下面一米五,上面一米七,合起来三米多高,宽又是两米五,瓜株是三十公分一株,行距是一米二,早晨太阳升起,会遮住小木屋东面的大概两排、十二株西瓜秧苗;中午小木屋影子虽然小,但还是会遮住小木屋北面的两排大约八株;到下午,小木屋的影子会被慢慢拉长,会毫不含糊地遮住东面的西瓜秧苗十二株至十四株。一株秧苗按结出四个西瓜计算,这样一遮盖光照,大概近四十株瓜苗受影响,即便同样每株结出四个西瓜,重量也会小很多,一个小二斤的话,就少七八十斤,七八十斤西瓜就是十几块钱啊。

他爸爸的瓜田小木屋计算法在我们学校疯传了很长时间。有一段时间,学校校长还计划请他爸爸来我们学校做个讲座。后来有个数学老师用几何算了下,发现有问题,才作罢了。

但不论怎样,他爸爸的名声已经很大了。

我期待着后天的到来,去亲自看他们家瓜田的小木屋。

等待期间,我还去看了下我家瓜田的草棚子。看着四根瘦瘦的木柱子,和缭乱地覆着的草苫子,我扶着木柱几乎哭出声来。我在心里不停地埋怨我爸爸的数学怎么那么差。

后天一大早,我便起床了。吃过早饭,收拾好草帽、水壶、一册《霍元甲》连环画,一直等到上午十点,阳光开始把树叶打软了,小河也没有来叫我。我想去他家找他,但想着即到中午了,他肯定不在家,定然是早早去了瓜田;也许是因为太早了担心我起不来,想着我会去瓜田找他吧。

我便动身去他家的瓜田找他。

临近中午的瓜田里,没有一个人。令他们家骄傲的小木屋矗立在他们家的瓜田最北端。小木屋是两层,一层是空的,只有立柱,中间堆放着一些水管、铁锨、肥料袋子等杂物。在一侧有一个没有扶手、只是木板横档的梯子,直通到第二层。

我喊着小河的名字,攀登到第二层。

里面铺着一张凉席,没有人。

房间里飘荡着新鲜木头和铁钉的气息。四面各有一个窗户。推开窗户,夏日农田的热风夹着西瓜秧苗的绿色味道,吹拂进来;窗外整齐碧绿的一片瓜田尽在眼帘。瓜秧们绿油油抽芽支叶的样子,好像在迫不及待地等待闪亮的西瓜刀。

我等待着小河的赴约。

但小木屋的影子已经移步到正北面了,也没有他的影子。我关上木屋的窗户,坐在凉席上,翻看携带的连环画《霍元甲》。一遍又一遍。情节都可以复述了,又按连环画里霍元甲练武的架势站了很久,站到腿脚发酸。

又推开窗户,在凉席上躺了会儿。中午的小木屋房间里有些闷热,也许我是中暑了吧,头昏昏的,做了一个凉爽的梦,梦见我在学校的小卖部买冰棍吃。太阳西斜时,我擦掉嘴角的口水,站起身,遥遥看着瓜田一侧的小路,没有一个人朝我的方向走来。

再等一会儿,小河再不来,我就回家吧。也许小河家里临时有什么大事情,所以,今天才不来看守瓜田了吧。不然,他怎么会不来看一眼,他们家的其他人也不来一个呢?他们全家可是都说这是块好瓜田的啊。小河也说好的是今天轮替到他看守啊。

我下到瓜田里,看着碧绿滚圆的西瓜,想摘吃一个。连秧抱起来,托在掌心,敲一敲,是脆脆的声音,没有回响,还没有熟透。但我妈说生西瓜败火解渴。接着,我想到去年夏天,我偷摘了邻居家的一个西瓜,被我爸推拉着带回家,堵在床脚狠狠地暴打的情景,立刻放弃了。

日头把头顶晒得发痒,肚子饿得瘪瘪的,我喝完了水壶里的水,下到小木屋的第一层,翻找出一根细铁丝,卡住一个径点,旋转着从中间扭断,留下很短的小节,接着在一块儿瓦片上磨亮,一端磨尖,再在尖端略后一点点,用石块砸出一个不成功的倒刺,折弯。

我做了一个小小的鱼钩。

鱼竿倒是好找,细直的树木枝干就可以。浮子也容易制作,一根中空的鲜草径,或一截枯树枝即可。鱼绳却很费功夫。从小木屋散置的装肥料的袋子上,抽出一根尼龙丝,分成两股,固定住一端,拧上劲道,再将它们复成了一根依然极细的绳子。

延伸阅读
打开文本图片集摘要:3D打印技术经过20多年的发展,已被人们熟知。虽然3D打印会受到材料、软件和加工
2021-09-03
摘要:目前,武汉正在着力“打造工程设计之都”,湖北省部分高校正在如火如荼开展试点学院改革。在这大好形
2021-09-03
苏州市工业设计与3D打印产业联盟12日在太仓成立,公共服务技术平台同时启用。该平台以线上商城为虚拟媒
2021-09-03
打开文本图片集摘要:在工业设计专业的教学中,不管是对基础知识的掌握、专业能力的培养还是创新思维的启发
2021-09-03
【摘要】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工业的发展也越来越重要,对现代工业品的包装设计越来越重视。当今社会对产品
2021-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