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新桂系统治时期广西的高校图书馆建设

工作计划 |

时间:

2021-10-23 09:50:46

|

[摘 要]20世纪三四十年代,新桂系对高校图书馆建设比较重视,先后建立了广西大学图书馆、广西省立师范学院图书馆、广西医学院图书馆等几所高等院校图书馆,为广西高等教育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基础保证。广西高校图书馆在抗战时期动荡的社会环境中,不断克服各种困难,顽强生存并取得突破性发展,表现了可贵的爱国主义精神。

[关键词]新桂系;高校图书馆事业;评价

[中图分类号]G258.6;G259.276.7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5-6041(2010)06-0018-05

20世纪30年代初期,新桂系统一广西之后,开始了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四大建设。经过数年的苦心经营,广西的社会面貌发生了较大的改变,被时人喻为“模范省”。对于新桂系时期政治、军事和经济方面的建设成就,学术界已经进行了较为全面的探索。然而,对于这一时期广西高等学校图书馆建设方面的历史涉猎甚少。因此,对新桂系统治时期广西高等院校图书馆曲折的发展历程及其内部管理方面的情况进行初步的梳理是很有必要的。

1 发展历程坎坷的广西高等院校图书馆

20世纪20年代末期,新桂系从“注重培植比较专门之人才,以期适应本省环境之需要”的目的出发,开始创办广西高等教育学校,共创办了广西大学、广西省立医学院和广西省立师范专科学校3所高校。广西大学校址设在梧州三角咀蝴蝶山,广西省立医学院院址在南宁民权路,广西省立师范专科学校校址在桂林良丰。[1]抗战爆发以后,沦陷区的著名文化人士云集桂林,从事抗战文化活动,使桂林的图书出版业繁盛一时,桂林成为著名的抗战文化城。1942年和1943年,在桂林还先后成立了私立西南商业专科学校和桂林榕门美术专科学校。1944年,著名教育家雷沛鸿发起筹建西江学院,次年2月正式成立于百色。[2]40年代,广西专科以上高等学校最多时达10所,1944年豫湘桂战役前夕,有7所。[3]1180-1181在新桂系创办的以上这些高等院校中,图书馆建设以广西大学最为著名和最有成就,其次是广西省立师范专科学校和省立广西医学院。其他院校由于学生和教职员工的人数相对较少,创办经费有限,学校图书馆建设成效不大。[3]1180-1181

1927年,广西大学开始筹备。1928年10月10日开学,校长为马君武,副校长为盘珠祁,教授13人,学生300余人,这是广西最早成立的综合性大学。[4]学校刚开办时,首任校长、著名学者、教育家马君武十分重视图书馆建设,亲自为图书馆购买古籍和外文书刊。[5]1927年,中国近代风云人物康有为病逝,其在广州的家属有意将其遗书出卖,马君武得知消息后立即派人前去接洽,花了6千余元,将康有为的遗书购运到梧州广西大学图书馆。[6]马君武校长认为“没有充裕的图书资料,完善的仪器设备,就办不好理工科大学”,[7]29因此,从开始创办广西大学之日起,他就非常重视图书馆和实验室辅助教学的作用。广西大学图书馆于1928年秋落成。至1929年春,第一批选购的各种图书由上海运到,规模稍备,旋因粤桂战事,馆务随着校务的停顿而中止。1931年复校后,即由学校经费每年拨款2万元用以添购图书,又将原有馆址大加扩充。当时馆内古今中外各版本的藏书价值达40 609元。有中外文图书4 938册;善本古籍24 007册;中外文杂志6 850册;还有中外文报纸28种。[7]29-301940年,广西大学图书馆的藏书已达7万6千余册。[6]1944年,藏书量增加到10万余册。

1932年春,广西省立师范专科学校成立,同年9月学校图书馆开幕。[8]1在教育家唐现之负责筹办师专之初,就购进教育、农业、文史等方面的很多图书。[9]7首任校长杨东莼非常重视学校图书馆的建设,他从12万银元的开办费中,拨出2万余银元购买图书,购入大量的新兴社会科学、新兴文学书籍及进步书刊等,十分丰富。[9]141936年夏,广西省政府通过整理本省高等教育方案,省立师专并入广西大学,改组为文法学院,所有图书全部移交广西大学图书馆。[8]1941年11月,广西省政府重建广西省立师范专科学校,曾作忠任校长,设教育、史地、理化三科。1942年4月,广西省立师范专科学校改名为广西省立桂林师范学院。1943年8月,桂林师范学院改为国立,广西大学的中文、数理化、史地三个师范专修科拨归该院。一批国内外著名学者如林砺儒、张映南、欧阳予倩等被聘请到该院任教授,学术风气和民主氛围十分浓厚,桂林师院成为大后方著名的高等师范院校之一。[2]当时学院图书馆藏书量达到11 135册。[10]16

广西医学院图书馆创设于1934年9月。广西医学院图书馆成立之时,“馆中图书,以数学、物理、化学等类为多。数量虽少,惟因当时仅有本科第一班学生一班,教职员亦不如今日之盛,故未感缺乏”。[11]431935年春,广西医学院开始向海外订购大批医学图书杂志,数量不下1 000余种。其后又继续添购,以致在短短二年之内,“该馆所藏医学图书杂志之富,颇有可观”。[11]441939年3月,日军进犯广西南部地区,广西医学院图书馆不得已“迁避田州四厢乡公所,假人余屋以居”。[11]44由于受桂南战事影响,广西医学院图书馆事业发展陷入停顿。1940年春,广西医学院图书馆奉令随学院迁往桂林,乃将一部分图书先运往万冈,再陆续启行,“不意于七月中旬,第一批图书方在中途,忽遭敌机惨炸,毁三大箱,计450余册”。[11]44从医学院图书馆的藏书量来看,当时有中日文医学书、西文医学书、中文普通书、西文普通书,加上省立医院存书,总计4 317册;中西文医学杂志557册。[11]44中西文图书和杂志两项合计4 874册。当时广西医学院图书馆的藏书量不及5 000册,属于藏书量较少的高校图书馆。

抗战末期,日军为挽救南洋战区的败局,于1944年4月发动了打通中国内地交通线的豫湘桂战役。广西的高校图书馆又经历了一次辗转流离的疏散历程,馆藏图书遭受了严重损失。

1944年6月,湘南战火逼近衡阳、宝庆一带,广西大学图书馆决定疏散。一方面派员赴柳州、融县等地设立办事处,踏勘疏散迁移地点;一方面将图书、仪器和其他公物择要拆卸装箱,以备移送。张先辰教授临危受命担任总务长,负责全部撤离疏散的工作;石兆棠教授在柳州协助水陆两路的撤离组织工作。自6月28日起,将公物、图书及重要档案等80余大箱,先行分批经柳州转迁融县。1944年8月14日,柳州沙塘方面的农学院将图书仪器120箱运交黔桂铁路新圩站转运南丹。桂林良丰校本部方面继续装箱,至8月28日,又将第二批公物198箱经柳州转运融县,其余10箱乃零星带运。[7]112-113广西大学的师生历经磨难,将学校馆藏图书及其仪器运往融县,再迁往贵州榕江。1945年8月中旬,馆藏图书仪器遭受了一次意外损失:“8月13日深夜至14日凌晨,山洪暴发,榕江城内外一片汪洋。仓皇之中,私人行李及学校的图书仪器不及搬出,被洪水浸吞,损失空前”。[7]118抗战胜利,桂林光复,经历战乱之苦的广西大学复校,但已经物是人非:“图书、仪器、机械在马君武时代颇称饶富,为西南之冠。今损失甚巨,复员后补充不多,中西文书籍现仅有41 908册,中英文杂志516种,仪器、机械更微乎其微”。[7]128但是,在困难面前,广西大学校方决定重建图书馆:“经本校卅五年十一月卅日第卅二次行政会议决议,拨款51 924 665元筹建新馆。全馆面积11 656平方英尺(1 083平方米),为二层楼房”。同时,进一步充实图书馆藏书:“已购入图书在编目中者约200余册,在邮寄途中者约值国币2 000万元”,“1947年10月、11月间,图书馆又购入新书近5万册”。[7]131,133经过一年多的修建,新建的广西大学图书馆于1948年春全部落成并交付使用。

国立桂林师范学院图书馆有藏书11 000余册。在疏散流亡期间,“疏迁三江县属丹洲,但不及二月,局势日紧,经黔省下江、两妹、剑河、鑪山等地进入云贵高原地带。沿途挨饿受冻,又时受敌人的威胁,是院史上所未有过的坚苦阶段。然而由于全体师生的坚苦的奋斗精神,终于克服了一切困难”。[12]1945年1月,师生经过长途跋涉,进入贵州平越经文沙,借用前交通大学校舍为临时校舍,直到抗战胜利返回桂林。鉴于广大师生的共同努力,图书仪器损失不大:“回桂迄今,有学生456人,教师60人,职员33人,图书13 225册,除职员而外,各项皆有增加”。[10]16正当学院复学并力图向前发展之时,1946年6月,国民党当局悍然发动反共内战,桂林师范学院及其图书馆再次遭受迁徙之苦,“民国35年秋,本院又奉令南迁南宁,暑期新招之一年级同学先行迁邕上课,至民国36年1月,二、三、四年级全部离桂迁邕。甫告安定的学习生活,又受到搬迁的动荡而不安”。[13]

广西医学院图书馆更是直接遭受两次迁徙流亡之痛,损失更大:“待至桂林,方欲大事整理扩充,又遭沦陷,警报传来,各部各室,待迁器物,堆积如山”,“以一时人力有限,交通工具缺乏,不得已乃将一部分不重要图书1 800余本,暂存桂林。结果存桂者全失”。[11]44可见,日军两次入侵广西,使原本藏书较少的广西医学院图书馆,由南宁辗转迁移田阳、万冈、桂林、融县、三江、平乐、昭平等地,藏书更加减少,以至于“该馆图书,以连年战乱,数经迁徙,且经费有限,外汇艰难,故虽竭尽全力,数年添购,殊属不多,其有碍于研究,良非浅鲜”。[11]44直到1945年桂林光复之后,局势安定下来,医学院图书馆才有所发展。

2 广西高校图书馆的地位、建筑风格及内部管理体制

20世纪三四十年代,广西高校图书馆学习国内外图书馆先进的管理经验,逐渐形成了一套切实有效的管理制度,为建国以后广西高校图书馆的建设和发展提供了有益的历史借鉴。

2.1 广西高校图书馆的地位

西方著名学者、教育家吉尔曼说:“大学图书馆是大学的心脏”,这一名言道出了大学图书馆的重要性。20世纪30年代初期,由梧州辗转迁移到桂林雁山的广西大学图书馆终于稳定下来,图书馆有了较大的发展。此时,图书馆在广西大学中的地位是“供给知识粮食之总库,学术研究进修之所”,[8]4可以看出,这种定位非常重视学校图书馆的作用和功能,是具有历史价值的定位。此外,广西大学图书馆还设有陈列国父孙中山遗教、遗物及有关革命文献的“中山室”以及专门研究室二间,作为高深研究学问之所。[8]36当时图书馆原来打算每一个系设立一个研究室,后因房屋面积不敷分配而作罢。可见,在经历了创办初期的艰辛探索后,到20世纪30年代以后,在马君武校长的精心治理之下,广西大学图书馆建设逐步走向成熟,并且将图书馆的知识中心地位与学术研究有机地结合起来。尽管抗战时期环境特殊,学校教学和图书馆建筑面积有限,但是重视大学图书馆的建设,并且将提升图书馆的利用价值与教学科研有机结合起来,是具有积极意义的。此外,广西大学图书馆的管理者提出要正确处理“收”“藏”和“用”三者之间的关系,认为“收者,征集也;藏者,保藏也;用者,流通也。三者缺一,即失去图书馆之效能。收而不藏,则图书易失。藏而不用,则无异如藏死书”。[8]25征集、保藏、流通和利用好图书是高校图书馆的基本功能,与今天高校图书馆的价值定位是一致的。与此同时,新桂系赋予高校图书馆以知识中心的地位,将其作为辅助学术研究进修之所,特设研究室于图书馆,给予高校图书馆以较高的社会地位,这是很有历史发展眼光的。

2.2 广西高校图书馆的建筑风格

二战以前的西方图书馆建筑,在式样上像纪念馆,阅览室和书库有明显的界限,两者之间相隔一定的距离。[14]位于桂林良丰的广西大学图书馆的建筑风格与欧美国家各大图书馆的建筑风格非常近似,“图书馆建筑采用‘工’字形,欧美各大图书馆,亦多采用之”。[8]5图书馆这种‘工’字形设计,分为前后两座建筑,但是两座建筑又是有机联系的整体。前座两层,分为办公室、阅览室和研究室,后座楼高三层,主要为书库。广西大学图书馆的这种建筑风格,与新桂系开明的治理政策以及马君武校长留学欧美的背景密切相关。1945年8月抗战胜利之后,光复的广西大学决定按照原来样式重建图书馆。从建筑风格上可以看出,广西大学图书馆深受西方的影响,同时也反映出其在学校当中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

广西省立医学院图书馆由南宁迁往桂林之后,学院当局认为图书馆地位非常重要,“决定在解剖学研究馆前面,建宏大壮丽之图书馆一座。大窗大梁,使同时能容阅览者百人以上,内设分科阅览室及普通阅览室二种。普通阅览室供一般阅者及一般图书阅览之用,分科阅览室则供教员及六年级应届毕业生研究之用。”[11]46虽然这只是规划当中的建设蓝图,但也反映了新桂系和医学院当局对于高校图书馆建设的重视。

2.3 广西高校图书馆的内部管理制度

受国外图书馆先进管理理念的影响,广西的高校图书馆先后建立了科学的管理制度。例如,广西大学图书馆建立了严格的内部管理制度。图书馆设主任1人,“商承校长及教务长之命”,综理全馆事务。主任之下,分设总务、征集、编目、流通、阅览、参考、典藏七股,每股设股长1人,股员若干人。[8]3同时仿照国外各大图书馆通行的做法,重视参考工作,设立参考股,与阅览股分开。参考股有四项职责:其一,指导阅读。编辑图书馆使用法手册一种,每学期开始分发给新到校之师生;其二,解答问题;其三,代寻资料;其四,介绍图书。新编图书及普通参考书使用法,按时编制提要于布告牌上公布,并刊登于学校周刊上。[8]34-35对于图书的管理,分为征集、点收、登记、分类、编目、典藏、图书统计等11大项。图书分类,馆藏西文图书采取杜威十进分类法,中日文图书,采取王云五中外图书统一分类法。[8]10此外,广西大学图书馆还制订了58条管理规则。对于暑假期间学生和教员的借书办法也进行了详细的规定。[8]37-47

广西省立医学院图书馆具有自己的管理特色。例如,由于馆舍及经费关系,“仅设兼主任一人,馆员二人,分任采购、编目、阅览等事务”。[11]44对于馆藏图书编目比较繁杂的情况,学校当局聘请朱彭寿教授重新设计编目,将馆内图书杂志,“悉数按新制陈列、分类、编号。其分类方法为:先大类,次小类,再次则为书次与册次。此种编制,由书可知其号,由号可知其书,简明而外,并可略得其梗概”。[11]45从而加强了图书编目管理,提高了馆藏图书的使用效率。为进一步规范图书借阅程序,省立医学院图书馆还制订了17条借书规程,制订了7条指定参考书借阅规章。[11]37-38此外,还特地为学生制订了3条图书馆规则,要求学生进入图书馆要保持肃静,必须遵守图书馆的相关管理规则等。还制订了10条图书审购委员会条例,规定图书审购委员会由“教务处主任、总务处主任、训导处主任、附属医院医务主任、会计主任、图书馆主任、由院长聘请全体教授组成”。[11]14对图书采购、募捐、经费预算和开支等方面也进行了详细的规定,从而加强了医学院图书馆的内部管理。

3 对新桂系时期广西高校图书馆建设的评价

20世纪三四十年代,新桂系在创办广西高等教育的同时,非常重视高校图书馆建设,其成就是有目共睹的。

首先,奠定并促进了广西高等教育及其图书馆的发展,有利于广西社会进步和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广西地处西南边陲,经济文化向来比较落后。20世纪30年代,新桂系在尽力整顿社会秩序、兴办各项事业而经费极为紧张之时,拿出经费创办广西高等教育及其图书馆,在当时实属不易之举。例如,在广西大学图书馆的创办和发展壮大过程中,新桂系起了重要的作用。1936年夏,新桂系通过整理本省高等教育方案,将广西省立师专并入广西大学,其图书资料归并广西大学图书馆,停办广西普及国民基础教育研究院,将其图书资料归并文法学院资料室。[8]1这一举措使广西大学图书馆的藏书得到进一步丰富,为后来改称国立广西大学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又如,新桂系任命著名教育家马君武创办广西大学,实是知人善任的明智之举。抗战时期广西大学之所以发展成为西南地区著名的高校,校长马君武的作用不可忽视,广西大学图书馆的发展壮大,也离不开马君武的鼎力支持和高度重视。

其次,在新桂系“穷干”加“巧干”的精神熏陶之下,涌现出马君武、曾作忠、周泽昭等著名教育家和实干家。他们以甘于奉献和乐于吃苦的精神,注重高校图书馆建设,从有限的经费当中,拿出高达20%的经费用于购买图书和试验仪器等设备,为高校的教学和科研提供了较好的物质基础,促进了20世纪三四十年代广西高校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尽管20世纪30年代的中日战争使广西高校图书馆的发展历经坎坷,但是在新桂系和广大师生员工的共同努力下,将学校珍贵图书和仪器疏散并加以妥善保存,使抗战胜利之后广西的高等教育能够迅速恢复和发展。例如,1946年5月,光复后的广西医学院院舍被毁,为选择优良的教学环境,广西省政府特令拨“桂林市法政街前军事委员会桂林办公厅原址,为本院新址”。[11]3经过1年多的建设,1947年7月,教师、学生全部迁入新院址办公上课。

再次,抗战时期特殊的环境,使得国内大批著名文化人士云集桂林,新桂系开明的知识分子政策和马君武等高校领导的招贤纳士,延聘了众多知名教授到广西大学等高校任教,促进了广西高等教育水平的整体提升和广西高校图书馆的发展。例如,自由的学术氛围、宽松的学习环境、疏散流亡的经历,使广西高校学生学习更加勤奋,使图书馆的利用效率大为提高。桂林光复,桂林师范学院复课以后,学生们“此次归来,倍觉勤奋,课室中、图书馆内,几无时不人满”。[10]17又如,广西大学学习氛围浓厚,自由研究蔚然成风,“同学们平日在教室勤奋学习,图书馆亦经常满座,各种报刊杂陈,方便探讨研究”。[7]109

当然,必须看到,新桂系创办高等教育,建立高校图书馆,主要目的在于培养为新桂系统治服务的新型人才。特别是国民党发动反共内战之后,蒋桂合流,新桂系进一步加强了对广西高校行政和人事的干预,禁止学生参加一切进步运动,这证明新桂系创办广西高等教育及其图书馆的政治目的性是非常明确的。例如,20世纪30年代初,广西大学校长马君武因不满新桂系的学校军训等政策,与白崇禧不和,被迫辞去广西大学校长,由黄旭初兼任广西大学校长。后来在国民党政府的干预下,马君武才得以第三度复任,这证明新桂系对广西高校的控制是比较严格的。[15]同时,由于动荡的抗战环境,加之落后的经济和文化基础,使得新桂系时期广西高校图书馆的建设成效受到一定制约和影响。

总的来说,新桂系创办高等教育及其图书馆的建设实践,是近代广西高等教育图书馆事业的发轫,有利于广西高等教育走向现代化。回顾新桂系创办高校图书馆的历程,我们可以看到,高校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壮大,离不开安定的社会环境和雄厚的经济基础。正确认识和评价新桂系时期进行的高校图书馆建设的得与失,为今天广西高校图书馆的建设和发展提供有益的历史借鉴,是非常必要的。

[参考文献]

[1] 广西省统计局.广西年鉴(第二回)[Z].1935:905.

[2] 钟文典.广西通史(第三卷)[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99:438.

[3] 广西省统计处.广西年鉴(第三回)[Z].1944.

[4] 陈金源,杜士勇.梧州之最[M]. 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93:100—101.

[5] 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广西通志·文化志[M]. 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99:273.

[6] 欧正仁.马君武传[M].1982:70.

[7] 广西大学校史编写组.广西大学校史(1928—1988)[M].1988.

[8] 李景新.国立广西大学图书馆一览·沿革[Z].1941.

[9] 何砺峰,等.三十年代的广西师专综述[J].桂林文史资料(20).桂林:漓江出版社,1992.

[10] 曾作忠.五年来的国立桂林师范学院[J].桂林文史资料(36).桂林:漓江出版社,1997.

[11] 广西省立医学院一览[Z].1947.

[12] 院庆特刊[J].南宁国立师范学院学生自治会出版,1949:1.

[13] 李毓灵,等.桂林师范学院院史[J].桂林文史资料(36).桂林:漓江出版社,1997:306.

[14] 杨威理.西方图书馆史[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8:395.

[15] 李墨馨.马君武主桂政、长西大的二、三事[J].广西文史资料选辑(1).1961:120—122.

[收稿时间]2010-07-19

[作者简介]唐咸明(1967—),男,馆员,历史学博士,现任广西师范大学图书馆古籍部主任。

延伸阅读
1闻道远从拖拉机的反光镜里看着牛丽英的脸,他觉得她今天有些怪,他想跟她说话,她却故意不理他,反而和开
2021-10-24
[摘要]20世纪三四十年代,新桂系对高校图书馆建设比较重视,先后建立了广西大学图书馆、广西省立师范学
2021-10-23
“往东一点,再往东。好好好……过了。回来,往西一点点。好,停。好嘞!”办公室主任闻步彤指挥完毕,拍拍
2021-10-23
摘要:本文笔者指出对公用经费的预算不仅是财务人员的事,更是学校后勤管理的大事,不容忽视。公用经费使用
2021-10-16
做学问做到大学校长,都是斯文人,总应该有些和光同尘的意思了吧?不幸得很,有些事就是邪性。和尚要练武术
2021-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