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石

工作计划 |

时间:

2021-10-23 09:49:12

|

“往东一点,再往东。好好好……过了。回来,往西一点点。好,停。好嘞!”

办公室主任闻步彤指挥完毕,拍拍手,转过身来对双手抄在胸前的郑校长说:“真是太漂亮了,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郑校长露出两排白中带黄的牙齿,眯着一对精干的眼,一直盯着石头看,没有吱声。总务处刘处长接茬道:“这不只是一块石头,它可是我们学校蓬勃发展的象征,是郑校长带领我们创造辉煌历史的见证。”

“老刘没那么夸张吧,不就一块石头吗?”郑校长这回笑出了声,“我觉得这地方空着怪可惜的,你看竖上块石头还真不错,顿时有了股文化味。学校嘛,就该有种文化味,这就叫底蕴。”

“还是校长想得远。”财务处李绍江处长不失时机地称赞道。

学校篮球场南边的角落里立起一块千疮百孔、玲珑剔透的硕大石头,足足有四五米高,像只骄傲的公鸡。教职工们顿时热议起来,每趟班车上都有闲客们滔滔不绝。这一片空地已经闲置两年多了,本来是个自备井,遇到停水,学校就自己抽水喝。后来因为市里要保泉,严格控制各单位的自备井,只好废弃不用了。有一年,老干部们建议填了废井,那里正好可以修个门球场。这几年学校退休老干部越来越多,严重缺乏活动场所。

“你看这地方不大不小,正好可建一个,而且旁边就是篮球场,多般配啊。”

果不其然,没几天井上的泵房就被炸了,整个的填了进去,当初可把老干部们高兴了一阵子。连夸现任领导作风硬朗,说干就干。可是炸得痛快,建设却不见进展。这一拖就是整整两年,竟然毫无动静。大家不知道领导们那个响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直到今天才恍然大悟,原来领导早已是成竹在胸。

“八成是为了辟邪。”不知谁说了句。

“好好的学校哪来的邪呀,该不会谁心中有鬼,中了邪气吧?”

“话可不能这么说。邪气是无所不在的,难保这底下几百年前埋过死人,说不定还有冤死鬼呢。”

“我怎么闻到股腐臭味,你瞧你瞧那一个个的孔里还冒着冷气呢。”议论的人们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真是联想丰富。

“废井苔黄辘轳死”不知谁又说了一句,这句话令大家刮目相看。似乎他已切中要害了。“我告诉你们废井上面是不能搞建筑的,因为它断了地气,明白吧?”大家回头一看,顿时没了话,因为说话的是个哲学老师,人称半仙,神道得很。据说他对风水学颇有研究。他接着忧心忡忡地说:“不过这奇石啊,还是很有讲究的,不可随便乱摆。我感觉这块石头过于尖利,怪异,感觉像座恶山,不够雅正。这我得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终于有人悄悄咕哝道,“门球场也不算是什么建筑啊,干嘛非得搞块石头,不伦不类的。”

“一个堂堂的大学校园,难道还怕地下有鬼?我看肯定是有些人心中有鬼。现在当官的都这样,职位越高越害怕,越迷信。”

谁知道领导想干什么。可不管怎么说,这么一块石头肯定花不少钱。看来学校最近又发财了,越来越阔绰起来了,前不久给每个处级干部都配了车,装修了办公室,校级领导都住上了套间,据说里面还有双人床、冰箱、电磁炉,办公室里完全可以安个家了。

“嗨!就会自己享受,钱从来不花正道上。他们倒是住得挺宽敞,可什么时候想过教职工了?这么点大的学校一年扔进去几个亿也没见冒出几个泡来。”

过了两日,石头后面栽上了几丛竹子。

“稀稀拉拉的像鸡巴毛。”不知谁悄悄说了声。

“你小子净往歪处想。”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脑袋笑道。

“你别说,他比喻的还挺有那意思,这一根黑不溜秋的石柱子旁边围了半圈子的黄毛,看来肯定不是人身上的那东西。”

有人突然插嘴道:“是个妖。”

又过了两日,石头前面栽了棵墨绿的迎客松,将石头差不多挡住了五分之二。这么一配倒真是漂亮了不少,越来越有味了。议论的声音渐渐少了,甚至有人开始称赞起来,还跑到石头旁边去照相留念。

再过两日,石头上赫然冒出两个朱漆大字:明德。雄浑刚劲,有股儒雅之风,将石头衬托得更加优美华丽,就像鸡脖子戴上了块珍珠玛瑙一般。

“不错,确实不错,像个景了,只是让它藏在这角落里可惜了点,应该摆到更空旷点的地方,让人一进门就能看见。”

“可是,不对啊,为什么叫明德呢?”

“嗨,没文化了吧?这可是《大学》里的句子。”

“不对。我觉得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说是什么意思吧?”

“应该倒过来念。”

“德明?”

“哦!我明白了,你小子真是太聪明了。还真是这个意思。”

“德明,郑德明。打算树碑立传了。可是,人还活着立的哪门子碑呀?”

“这不叫碑,这叫功德牌坊,都是活着的时候立的。”

明德碑屹然耸立在篮球场的角落里,古松、翠竹洋溢着鲜活的气息,使这荒凉的冬季多了些暖意。关于这块石头的题词,办公室主任闻步彤可是费尽了心思,他翻遍了古书,也查遍了全世界著名大学的校训,想找到一句贴切的还真不容易。既要代表学校的办学理念,还要有种文化底蕴,当然最重要的是让领导高兴。想了一晚上,香烟屁股装满了一烟灰缸,好不容易琢磨出这两个字来。一大早惴惴不安地拿去给校长看,没想到郑校长一看就十分满意。

“好啊,大学之道,在明明德。直抒胸臆,有气魄。就叫明德石吧。”

闻主任说:“还要麻烦您润润笔,这两个字您肯定写得好。”可不是?郑德明自从当科长时起就请专家专门给他设计了一个签名,这一签就是二十多年,可是练得炉火纯青。当即泼墨挥毫,一蹴而就。闻主任兴冲冲地让人拿去印到石头上去,第二天就刻了出来。

有了明德石,教职工们似乎就有了主心骨,就像战场上吹响了冲锋号,一个个都对前途充满了信心,冲劲十足。其中要数赵守一最为激动,每次看到这两个字,他的心中就像有一团热火燃烧起来,干起工作更加废寝忘食。谁都知道他赵守一是拼命三郎,教学科研都是积极分子。课教得好自有学生的口碑作证,这科研搞得出色,更有那一大摞的论文为凭。可是,赵守一年过五十愣是连个副教授也没混上,这让一些年轻老师大跌眼镜。

“赵老师,怎么搞的,你哪样也不差呀,怎么就在这职称上落后了呢?”

赵守一笑了笑:“俺一个老寡妇,上面没人呀,有啥办法?”

大家哈哈大笑起来,同一个教研室的老女人便朝他咧咧道:“那就找个人呗,傻瓜。”

老赵噘起那张老嘴戏谑道:“哪那么好找啊,随便找一个,他不用劲,也白搭呀。”

顿时全教研室的人都笑得前仰后合。

听说学校最近有钱了,上面拨了不少款,光整那块石头就花了好几百万呢。赵守一一听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因为他的科研经费终于可以报销了。前年他申请了一个部级课题,当时可是轰动了一阵子,郑校长在全校教职工大会上专门点名表扬了他,说他为学校科研工作开创了一个新时代。这评价可够高的。冲这,老赵教学之余就将全部心思扑到了课题上,一得空便跑出去搞调研,查资料,做实验,当然也花了不少的钱,全是他自己垫的。去年结了题,还获得了个二等奖。老赵拿着一摞子发票去财务处报销,却被李绍江打了回来,原因是学校经费紧张,最近没钱。没钱不怕,那就等等呗。谁知,这一等就是一年。

今儿看来有钱了,老赵赶紧去财务处。

“你听谁说有钱了?”李处长叼着支中华烟反问道。

“没有钱怎么买石头?”老赵轻声问。

“那是校园文化建设专项经费。”李处长振振有词。

“可人家那些校级课题都报了,为什么我这部级课题反而报不了?”老赵也有点不耐烦了。

“那不能比,虽然是校级课题,可那都是校领导牵头做的。”李绍江不屑一顾地答复道。

老赵知道,所谓校领导牵头做,其实就是挂个名,只要你挂上领导的名,胡乱找个题目就能立项。东拼西凑地整出一份报告来,就能结题拿到经费,这些学术垃圾把年轻老师都带坏了,说什么大小论文一般抄,特别是这课题,只要你不发表,谁也查不到你头上来。赵守一啊赵守一,看来你不是一般的落伍,榆木疙瘩,不可救药。好事大家分享嘛,你说你为什么这么倔,偏不给领导挂上个名呢?挂个名能少了你什么呢?这下够你难受了吧。

赵守一就这样闷闷不乐地回了家。

赵守一这几天一直无精打采,这天下班回家,蹬上他带音响的自行车,一路在交响乐的伴奏下沿着校园的小路前行。刚骑到明德石旁,斜刺里突然横窜出一个学生兴冲冲地跑来,赵守一赶紧刹车,可已经来不及了。嘭的一声,那名男生一个仰面朝天重重地摔在地上,老赵也跌了一跤,坐倒在地。

他本想发一通火,骂两句,这么火急火燎地干什么?一眼看见学生躺在那里,脑袋下面似乎还有殷红的血流了出来,心里猛抽了一下,赶紧一骨碌爬了起来,过去问道:“你没事吧?”没有反应。又问了一句:“同学你没事吧?”没应答。

老赵吓傻了,拉了一下学生的手,看见地上一摊的血,知道坏了,赶紧招呼着旁边的学生将他抱起来,一边打120。

不一会儿,救护车来了,老赵也顾不得回家,陪着去了医院。人立即送进急救室,他兀自在门外忐忑不安地踱着。颅内出血,要做开颅手术。医生告诉他。“你是他什么人?”“我是他老师。”“他家长呢?赶紧要他来签字,不签字我们不能开颅。”老赵从伤员的兜里摸出手机,赶紧让旁边的学生给他家长打电话。

家长带着一群人来了,冲老赵直奔过来,伸出拳头就要揍,被学生拉住。“你怎么当的老师?我儿子要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老赵提醒他,赶紧签字吧,别耽误了抢救时间。家长签了字,接着打电话报了警。等到警察来医院,老赵瞪着大大的眼睛,有点莫名其妙:“这事还用得着警察了?”

“咋用不着,万一你小子跑了怎么办?我们先把警察叫来做个证明,把事情鉴定清楚,责任划分个明白。”

老赵先被两个人押送着去银行取了钱,然后到医院交了款。接着就被警察带到派出所里录口供,同去的还有几个学生,作为证人。

“我刚下了班,准备回家呢,谁知半路上突然窜出个人来。还没顾得上回家给老太太做饭呢。”

“家里还有老太太?那肯定够急的吧。”民警漫不经心地问。

“可不是?老太太八十多了,下不了床,离不开人。”

民警这下逮住了把柄,急忙插话:“再急也得注意安全呀,一辆破自行车,你还想当汽车来开呀!多快的速度,把人撞成这个样子?”

“民警同志,我当时骑得并不快。”

还没等老赵继续分辩,民警厉声说:“那就见鬼了,骑得不快还能把人撞成颅内出血?这是严重的交通事故。”

老赵也被逼急了说:“是这学生跑得太快了,我来不及反应。”

这时几个学生也说,他们的确是跑得很快,当初大家都在石头跟前照相,打打闹闹,你追我赶的,都很兴奋,照完了打算去食堂吃饭呢,所以一头就窜上了大路。

民警立即打断,指着老赵说:“那也是责任在你。你骑车,他走路,他是弱者。”

老赵无奈地说:“要是这事倒过来,把我摔个颅内出血呢?”

“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这么一摔,断几根骨头很正常。”

“我不跟你狡辩,这事你有百分之八十的责任,主要原因是你骑车过快。”

“我真的骑得不快,我那破车,不信你去骑骑看,能快到哪去。”

民警有点不耐烦了:“好了,好了,先救人吧。具体细节我们会去调查取证的。”

老赵离开派出所。民警也直摇头:“这事真是巧了,这老头骑着一辆破车,竟然能把人撞成这样子。”另一个民警开玩笑说:“我估摸着那学校近来有股邪气啊。这邪劲一上来,平地上还能摔死人呢。”

老赵又来到医院,看着家长带来的一群人围在那里商量着,便凑过去问抢救情况。家长没好气地说:“还在抢救中呢,刚才大夫说了,就怕将来会落下后遗症。”

老赵一听,觉得从头发到脚跟地凉。这么说真成了个无底洞,该不会赖他一辈子吧。他满指望着学校能帮他承担一部分,毕竟是工作期间呀,这下班还没出校园呢,应该属于工作上的意外事故。

他给李绍江打电话,李绍江根本不买这账,毫不留情地说:“不可能,这事跟学校无关。”

老赵说:“实在不行先借点吧,慢慢从我工资里扣。”

李处长当即就扣下了电话。赵守一差不多要哭起来。

老赵这几天一直在医院靠着,每天都要花掉一万多块,急得他热火上攻。想想自己怎么会遇上这种倒霉的事。都是这块石头闹的。要不是这石头,他不会去报销。不去报销,他就不会生这闷气。不生这闷气,骑车的时候就不会分神。这是从他的角度,从那学生角度也一样。不是这石头,他们也不会去照相,本来那个点学生都应该忙着吃饭的呀。

“分明是块妖石,”老赵恶狠狠地说。

妖石的论断很快有了新的证明,因为这次出了人命。

就在老赵陪学生住院的这些天,有一群孩子在这明德石旁玩耍。看来这块石头的吸引力还是蛮大的。在这初春暖阳中,整个校园里只有这一抹绿色,煞是鲜明。而且周围铺上了平整的花砖。周末,喜欢新鲜的孩子们便围着它跑来跑去,把那童年的放肆尽情地挥洒出来,胆大点的甚至爬了上去。偏偏就这一爬,出大事了。石头突然塌了。轰的一声,远远地就能听到。两个孩子摔了下来,其中一个被跟随着掉下来的石块砸成了肉饼。另一个也吓得魂飞魄散。

这事闹大了。警察又来了。

好端端的石头怎么会断了呢?民警们封锁现场,进行详细的勘察取证。石头显然是拼合的。哪个公司买的?后勤处的刘处长,财务处的李绍江也被请到了派出所。要他们说清楚整个石头的采购、运输和安放细节。刘处长支支吾吾,说不清楚从哪采购的。

“这不是归你们总务处管吗?怎么不清楚从哪采购的?你这处长怎么当的?”

刘处长连忙辩解:“这石头比较特殊,是校园文化建设的专项经费,不归我们管。”

民警纳闷,你们学校的事真是奇怪。那究竟归谁管呢?见没人说话,民警转头问李绍江:“你总该知道吧?买石头,得由你来走这个账,钱转到哪个公司的账下了?麻烦你把账本拿出来我们看看。”

李绍江顿时脸色煞白:“你们要查账?那不行,得履行手续,你得找我们领导,我没有权力让你们查账。”

民警几次拜访郑校长,都说他出差在外。看来这学校的事大有猫腻。凭着强烈的职业嗅觉,民警们感觉到这是一所非常复杂的学校。他们悄悄地询问教职工,发现大家都是一肚子的怨言。

“没有人认真教学,一个个都想方设法地去当官,往上爬。爬不上的就努力往当官的边上靠,不这样不行啊。”

“这学校衡量人的惟一标准就是跟领导的亲疏远近,而不是所谓的德能勤绩。”

“一个函授大学毕业的行政人员,一次讲台也没上过,年纪轻轻就评上了教授,而像赵守一这种默默无闻教了二十多年,仍然只是个讲师。”

“学校大小工程年年不断,学生公寓年年维修,办公楼的电梯三年内换了好几次,五百多的教职工竟然有公车八十多辆……”

果真是一塘浑水。

郑德明的口才特别好,每次开大会讲话总能激发起教工们无比的热情。特别是那些年轻老师,听了他的讲话比发多少奖金福利都管用。郑校长引经据典,妙语连珠,抑扬顿挫,还时不时地抛出些华丽的绣球,让积极要求上进的中青年教师接着,同时又不忘许下一些充满诱惑的诺言,让大家展开美好的想象,似乎就看到了金灿灿的苹果悬挂在眼前,伸手跳一跳就够着了。但就这一跳是何等的困难。你必须踩准了弹跳点,必须有足够的爆发力,必须把握准时空的节奏,必须掌握好技巧。

比如李绍江就是严格按照这四个必须去做的。想当初他也不过是个中专毕业的会计员,读书的时候又屡屡考试不及格,好不容易混了张文凭。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他的智商也不怎么地。光知道和平民百姓打牌娱乐,对谁都客客气气,因而人缘超好。大家都说,财务处的那个小李真是不错。脾气好,人也随和,服务态度特别好,跟别的会计就是不一样。因为工作卖力,处长就将他提了干。

可自从当了官以后,刘科长像变了个人似的。也不再对谁都一视同仁了,他知道了孰轻孰重,知道了谁重要,谁不重要,知道了该不该客气,用不用客气,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智商突然提升了。他再也不是按财经纪律和规则道理去办事了。而是按照某些人的意图。所以,聪明的李绍江很快就坐上了直升飞机,绕过处长,直接被郑校长从副科提到了副处,等到老处长一退,就接管了财务处。

自从他当了处长,郑校长办什么事就没了障碍,顺风顺水。遇到再大的难题,只要郑校长说:“小李啊,你看这事能不能办?”李处长总是拍拍胸脯说:“您要办的事当然就能办。”然后他只需将眼球转上三圈,就巧妙地找到合理的途径了。因而两人成了莫逆之交,并进一步发展为亲戚。郑校长的侄子娶了李处长的外甥女。

还有办公室的闻步彤也是很重要的典型,他和李绍江走着截然不同的路。他原本是学报的一个小编辑,稿子看得多了,对写论文自然驾轻就熟。但是经过一段时间后,他发觉自己发表再多的文章,也就那么回事。后来他觉得写论文不能等同于搞科研,它应该是一种很有前途的事业。所以再写出论文,他总会给领导过目一下,与领导探讨一番,然后才发表。当然领导的名字是要挂在前面的。

这样发了几篇,突然有一天,郑校长对他说:“小闻,你的文笔这么好,在学报可惜了,要不来办公室吧。”小闻到了办公室就与校长寸步不离了,出去开会替他提个包、准备个讲话稿,到了酒场替他左推右挡、时刻照顾。还有领导的吃住行乐,他统统要细心张罗。随着张罗的越来越多,他就把领导的那点心思摸得一清二楚。什么场合,什么规格,带些什么人,用什么样的礼节,他全都能做到恰如其分。比如开全校大会,他会多安排几个照相的,哪怕不按胶卷,对着主席台闪几下,那也是代表了一种场面和规格。去下属单位检查工作的时候,身边要安排多大的队伍跟着,如何保持步伐与队形。就是凭着这一份细心,他硬是从一个毫无根基的外来户,变成校长的心腹。

郑校长要搅浑水,这两个人是必须的。闻步彤使他做任何事都能言出有据,替他树起一面旗来,而李绍江则使他的每一项举措执行有力,为他铺平道路。虽然学校有六个分管副校长,但他需要干涉的时候总能闲庭信步。分工是有的,但他作为统揽全局的一把手,他还是可以随时做出调整的。比如,要搞个什么建设项目,他可以成立一个临时的领导小组,将大权独揽,由他随意安排人选。

郑校长是何等聪明。六个副校长连称佩服,一看这阵势干脆两手一摊,落得个清闲。当官当副、穿衣穿布、吃饭吃素,俨然一种绿色生活方式。甚至于一些无关痛痒的事,也签上一句:请郑校长审阅。所以这学校,你别以为财务处长只负责要钱报账,说不定就管起采购来了。而人事处的处长也会突然插足招生分配上来。纪委的人去负责监考、听评课那更是正道得很了。

“查他。”公安局的领导果断地下命令。

“你郑校长不是逢会必谈德吗?就从这个明德石开始。”

郑校长为这块石头的事在外躲了好几天,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块石头竟然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都说“园无石不秀,厅无石不华,斋无石不雅”,他看如今高档人物都爱玩石头,便也凑个热闹。不是说奇石有灵性吗,怎么到他手里就成妖石了呢?郑德明这几天翻看了许多关于奇石、风水的资料。知道了奇石的鉴赏标准包括形与色,形以秀、吉、变、情为好,追求清秀质朴、势缓圆润、线条绵长蜿蜒,这样才有利于聚集财气,而颜色则应以黄略带光泽为正。如此一比照,这块石头显然不够标准,它过高过细,而且颜色偏灰暗。哎,真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还有如此多的学问,怎么早没研究研究。

面对公安局的步步紧逼,郑德明想自己一世英名,要是在这块石头上落了马,那真是辟邪不成反招邪,令人笑掉大牙了。这些年来,自己苦心经营,从一个小小的工农兵大学生经过艰难跋涉,爬到正厅级的位置,一路伴随着学校从中专、大专到本科院校,从而奠定了自己在学校历史上的地位,创造了前无古人的辉煌。本来还有两年他就该退休了,该有的全有了,权力、地位、金钱、荣誉,他完全可以坐在功劳簿上睡大觉,何必再操那么多的心。

警察的调查取证工作异乎寻常的顺利,似乎得到了某些人的巧妙配合,面对五百多名教职工,他们总能找到合适的人进行盘问,这让老郑有点吃惊。他仔细思量几个副校长,他们一直对他毕恭毕敬的,整个党委班子在他的主持下一直是一团和气。他一贯倡导的与人为善的做事态度,营造的风正、心齐、气顺的工作氛围,长期以来得到了上上下下的一致认可。不该有什么内部矛盾呀。

老郑开始有点慌乱起来。

石头是从一个叫德尚科技有限公司那里采购的,价格为一百七十万元。又是个德,看来这学校对这个“德”字是情有独钟啊,可是一块石头为什么从科技有限公司去买呢?这个公司是谁开的?进一步追问下去,终于有一个叫王小兰的女人露出了水面,公司是她的。并且这个公司与学校有着非常复杂的业务关系,全校的电脑有百分之八十从她那里购买,价格比市面上普遍要高出百分之二十左右。

“就是她了。”警察决定调查这个德尚科技。

石头是怎么来的,如何进的学校?面对警察的讯问,王小兰十分冷静地说:“我们是合法经营,如今的观赏石为了迎合顾客的心理需求,往往会进行拼接、改形等等人工雕琢,一般绝不允许攀登。所以要说责任只能说学校的管理部门没进行及时提醒和有效管理,跟我们没有关系。”

“那一块拼接的石头怎么就卖到一百七十万了呢?”

王小兰一声大笑:“哈哈哈,这你就不懂了,这石头哪有什么价,它是天底下的尤物,只要你喜欢,几百万算什么,几千万几亿的也有的是。”

“就你这还尤物呢?”警察讽刺道。

“那是个人眼光问题,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情人眼里出西施,这社会就这么怪。”

没想到三十多岁的王小兰会如此老到。警察预感到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人物。决定对她进行更深入的调查。有一个事实令警察产生了怀疑,王小兰已经离异八年,可她的儿子正好七岁。这究竟是谁的孩子呢?难道她离婚的时候肚子里还怀着前夫的孩子?警察立即调出她前夫的资料,一看血型便断定不是他的孩子。王小兰是O型,她前夫是A型,而孩子却是B型。警察带着好奇心又调出了郑德明的资料,一看是B型,顿时露出了笑容,看来案件有点眉目了。

王小兰十年前大学毕业,和她同学也就是后来的前夫在科技市场租了个摊位卖电脑配件,生意勉勉强强够两人吃饭糊口。没几年,两人就散了伙,婚姻也就到此结束。她前夫去了南方谋求发展。谁知道他这一走,小店起死回生了,不到一年就注册了公司。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成为本市小有名气的高科技公司。租下了宽敞的写字楼,还雇了二十多个员工。王小兰正儿八经地当上了总经理,在各大高校之间周旋,销售额稳步攀升,发展势头很是了得。

正在民警调查王小兰的时候,听说赵守一被人打了,打他的是被撞的那位学生的家长。

赵守一被打得鼻青脸肿,躺在床上输液,见警察来,赶紧打起精神诉说起来:“那天我见他们又聊到那块石头,其中有一个说‘本来是块好好的石头,非得在上面再加一块,还越大越值钱呢,我看都快成断头石了,这小兰做事呀老是没谱没调的。’俺一听,就顺便着凑上去开玩笑地说了一句,‘那是块妖石,这段时间里面一直冒着妖气呢。’他们就把俺放倒在地,一伙人拳打脚踢的。我招谁惹谁了?”

民警赶紧劝和,将那家长叫来,问他们姓名。

“王小林。”回答得很干脆。

“王小兰和你什么关系?”警察问道。

“我妹妹。”王小林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眼睛一愣,来个紧急刹车,立即关住了话匣子。警察再想问什么,他便顾左右而言他,守口如瓶。

警察又要求查看王小林儿子的档案材料,结果发现人和照片差距很大。细心的民警提取了他的笔迹,经过鉴定,这绝对是个冒名顶替的假学生。好啊,事情已经越来越清楚。再查王小林果真在郊区开有一个石料场,里面堆放了许多从山上挖来的奇石。

立即突击讯问王小林。“经我们调查,石头就出自你手,这回压死了人,你脱不了干系。除非你好好配合,戴罪立功,我们可以宽大处理。”

王小林被警察气势汹汹的开场白吓得连忙将事情和盘托出:“那天我妹妹和郑校长带了几个人来看石头,说是有个风水先生给看过了校园,需要用块石头镇一镇。他们转了一圈,最后停在那块最大的石头边。郑校长看着很满意的样子,可那个办公室主任说,就是小了点,不够气派。我妹妹说,小好办呀,再往上添一块就是了。闻主任连说好主意,王经理不愧是才女,真是才思敏捷。我说,这么大的石头,再往上粘不好,而且细心的人会看出来的。我妹妹说,不怕,旁边栽上一圈树,不就挡住了?谁那么细心去看啊。所以俺就在上面粘了一块,哪里想到会有人爬上去啊。”

“你搞这块石头花了多少钱?”

“十万吧。石头只有八万,从山里运出来花了两万。”

“那你妹妹给你几万?”

“十五万。”

“你知道她卖给学校是多少吗?”

“不知道。”

“一百七十万!”

王小林张大了嘴巴,傻傻地坐在那里。

差不多过了一个月,伴随着一阵春雨,春天气势汹汹地来了,校园到处都充满了生机盎然的绿意。新任校长站在那块石头前,仔细端详。刚刚被雨水淋过的石头闪烁着黑黝黝的光泽,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精神,两个彤红的大字便耀眼夺目起来。

“要不拉走吧?”总务处的刘处长建议道。

“就是啊,放在这里很别扭,老让人想起那块妖石,怪瘆人的。”新上任的办公室张主任说道。

“哈哈,你们还是唯物主义吗?我看就保留着,断了头的妖石,再经这一场血祭,这才是正儿八经的明德石。何况这两个字写得不错。”

校园里响起校长异常豪放的欢笑声。

责任编辑:王方晨

延伸阅读
1闻道远从拖拉机的反光镜里看着牛丽英的脸,他觉得她今天有些怪,他想跟她说话,她却故意不理他,反而和开
2021-10-24
[摘要]20世纪三四十年代,新桂系对高校图书馆建设比较重视,先后建立了广西大学图书馆、广西省立师范学
2021-10-23
“往东一点,再往东。好好好……过了。回来,往西一点点。好,停。好嘞!”办公室主任闻步彤指挥完毕,拍拍
2021-10-23
摘要:本文笔者指出对公用经费的预算不仅是财务人员的事,更是学校后勤管理的大事,不容忽视。公用经费使用
2021-10-16
做学问做到大学校长,都是斯文人,总应该有些和光同尘的意思了吧?不幸得很,有些事就是邪性。和尚要练武术
2021-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