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美时钟厂的鬼

合同范本 |

时间:

2021-10-23 09:50:36

|

业务课长朴俊龙突然提交了辞工申请,而且还是急辞工。

消息刚一传出,精美时钟厂的人们打死都不相信。那么好的职位,每个月一万多块钱的工资,更不要说背后还有无数看不见,但在精美时钟厂人人都心知肚明的隐形收入。朴俊龙又不是傻子,谁天生跟钱有仇?要知道,像这样诱人的职位,有多少人就是做梦一生都梦不到啊!

事实上,朴俊龙正是因为太爱钱,才带着对金钱无比的挚爱,心中恋恋不舍,但又不得不毅然地离开精美时钟厂。这或许就是某些打工者采用的另一种快速致富的游击战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因为在一个星期前,朴俊龙就从采购部的老乡孙大海那里得知,再过一个星期,日本总公司的前野部长就会来精美时钟厂核查财务、采购和业务仓库的进出库账单。倘若现在不赶紧走,到时查出问题,就是想走,恐怕也只能往班房里走。

新官上任

前野部长来到精美时钟厂之后,立即对业务仓库的来料状况进行了仔细反复的核查。他逐渐发现,许多物料都是有来料单,但是仓库里根本就没有到过这些货,甚至有些居然是重复打单。这其中显然有鬼。在对采购月结单的检查中,前野部长无形中同样发现了巨大的问题。如某款文字板的单价本来是4.5元/块,但却被改为了6.5元/块;镀金的钟圈单价为6元/个,却被改成了9元/个。正当前野部长对这些巨大的漏洞无比吃惊的时候,采购部的采购主管孙大海连辞工书都没有交就悄然自动离厂了。日本人终于吃惊地发现,精美时钟厂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乱象。

自朴俊龙突然离开精美时钟厂之后,已经过去了整整三个月,业务课课长的职位一直都没有人来接替。这并不是因为没有适合的人选,而是因为有着太多的适合的人选。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多月,业务课课长的那把交椅始终还是照样空着。然而,星期一早上山本工场长的一项决定,使李刚、张家鹏和龚晓明三位最有可能的人选像泄了气的皮球。那天山本工场长当场向业务课全体人员宣布:从即日起,业务课课长由原计划课课长刘褀担任。在全课大会上,满面春风的刘褀发表了一番不是就职演说的特别感言。在感谢山本工场长对自己无比信任和委以重任的同时,刘褀希望,从今天起,业务课全体同仁全力支持自己的工作,其具体的改革措施,他将在两周以后经过认真的调查研究后颁布出台。

新官上任三把火。想不到刘褀的第一把火很快就烧到了李刚、张家鹏等几位高级职员的身上。在刘褀走马上任之前,业务课每周一、三、五出货和来货都是由仓库里的库房工负责卸货和上货。但刘褀为了显示其大胆的改革和尽量为公司节省成本,决定从下周一开始,业务课现有的男管理人员都必须和库房工一起参加每周的卸货和上货。

“这不是公开拍日本人的马屁吗?”

“笑话!盘古开天地以来,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有哪一家公司的管理人员要和搬运工一起冒着烈日在货柜里装货和卸货。”

“他要这样把我们往绝路上逼,恐怕自己死得更快。”

人们在背后议论纷纷。总之,刘褀的第一把火已经把大家逼上了梁山。

刘褀是一个性格直爽,身高一米八五的东北汉子,说起话来更是声如洪钟。大学毕业之后,他考上了吉林大学国际金融专业的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回到沈阳。之后又被作为特殊人才引进到了精美时钟厂担任计划课课长。在叫业务课的管理人员和库房工一起上货柜的前一周晚上,他就主动利用晚上加班的时间和工人们一起搬电池。那种单2松下电池一箱就有25公斤,一次来货就是好几吨。通常工人们一箱一箱地搬都累得满头大汗,直喘粗气,可刘褀每次都是两箱两箱地搬。搬完电池后,刘褀往往都会拿出一张百元大钞对仓管员说:“拿去,给弟兄们买水喝!”

自从刘褀让业务课的管理人员卸货和装货这一规定出台之后,本身就对没有坐上业务课长交椅而耿耿于怀的李刚和张家鹏们更是极为不爽。在一般人看来,李刚和刘褀属于东北沈阳的正宗老乡。想不到,平日和李刚有说有笑的刘褀居然要让李刚装货柜。真是老乡老乡背后一枪!在李刚看来,这刘褀也真是太不会做人,太不给面子了。同时李刚心里也非常明白,自从“憋尿事件”发生之后,他在山本工场长心中的形象早已是一落千丈。其在精美时钟厂原本光明的前途也从此变得黯淡起来。真他妈的不该过于的表现积极,把马屁拍在了马腿上。

“憋尿”事件

在李刚看来,以自己的日语水平和在日资企业多年的管理经验,业务课课长的职位非自己莫属。为了展示自己的管理才能,李刚首先向山本工场长提出将每条拉由原来的坐着组装生产改变为站着组装生产。因为坐着比较舒服,容易打瞌睡,注意力不集中,影响工作效率。山本工场长一听,真是有道理!于是,立即将现有的生产方式改变为由全体打工妹站着组装生产。这样一来,却害苦了精美时钟厂所有的拉妹子们。每天8个小时的正班和4个小时的加班,站得拉妹子们一个个腰酸背痛,两腿发软。每当工间休息,看到那些十七八岁,刚入厂的打工妹们在那里捶腿的时候,在精美时钟厂工作了十多年的老班长向春芳就会在一旁偷偷地抹眼泪。工人们常常在心底默默地、咬牙切齿地骂道:“李刚,你这条狗!”

初次尝到拍马屁甜头的李刚,确实曾一度被山本工场长看好。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山本工场长对李刚的溜须拍马和乱作主张痛恨到了极点。那是在日本总部村山社长前来精美时钟厂视察和考核中发生的一次意外事件。

八十高龄的村山社长已经整整3年没有来过精美时钟厂视察了。因此,此次的考察既关系到总公司方面对山本工场长是否继续留任的评定,又关系到精美时钟厂未来在大陆发展的方向和投资决策。在村山社长来精美时钟厂前一个多月,各个部门就已经开始了美化环境的面子工程。可以说每个部门的领导都在绞尽脑汁想办法,以便赢得山本工场长的欢心和总公司领导的称赞。本来,总务部已经发现部分洗手间的大门油漆开始脱落,于是组织有关人员对洗手间进行了紧急喷刷。在村山社长视察的当天上午,李刚还向总务部建议,在洗手间里多喷洒些空气清新剂和香水,让村山社长及其陪同人员不仅对精美时钟厂的生产现场赞赏不已,而且对精美时钟厂的洗手间发出的阵阵清香经久难忘。尽管如此,李刚还是觉得问题严重。试想,即使刚刚洒上香水,只要有人上大号,那异味不是很快又散发出来了吗?于是,李刚又赶紧向生产线的主管建议,在村山社长视察的当天下午1∶30~3∶30所有洗手间都暂停使用,待村山社长视察完毕之后再重新启用。生产线的主管们一听,这确实是一个好建议。果然,一项无形的规定就这样在暗中实行。

在村山社长视察的当天上午,山本工场长再一次召集各部门的领导开会,布置好具体的接待工作。按照预定,村山社长视察生产现场的时间是在下午1∶40~3∶40之间,谁知当天下午107国道发生了一起重大的车祸,塞车将近两个多小时。村山社长急急忙忙赶到精美时钟厂视察的时间已是将近下午4点钟了。正当村山社长在视察完外装生产车间,来到机芯生产车间时,一位身材瘦弱的十八岁广西打工妹,因为天气炎热,憋尿的时间太长,额头上直冒虚汗,突然两腿打颤,晕倒在流水线旁。山本工场长顿时吓得面如土色。想不到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出了如此巨大的纰漏。

此次事件,令村山社长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事后,在对事件进行调查时,山本工场长得知,原来事情的原因出在关闭洗手间上。是谁未经允许出如此荒唐的馊主意呢?他终于明白,原来问题恰恰就出在自以为是的李刚身上。

丢失的货物

周一的时候,卸货和装货的时间到了。刘褀在会议室同山本工场长开会,可是管理人员一个也没来卸货和装货。赶着要过关的香港货柜车司机急得一个劲地按喇叭。这时,得知情况的刘褀便赶紧首先跳上货柜,与工人们一起装货。

看见课长刘褀钻进了货柜,龚晓明也紧跟着跳了上去。不过,他早已趁人不备,事先将出口日本的一箱时钟混进了此次出口欧美的卡板上。由于时间紧迫,且在之前已经进行过反复的确认,这箱时钟也就轻而易举地混装进了出口欧美的货柜车。而站在一旁的李刚和张家鹏却始终没有上货柜车装过一箱货。在他俩看来,龚晓明这样的举动分明就是在拍新课长刘褀的马屁。而龚晓明却在心里暗想,这两个傻B,鸡蛋也敢往石头上碰,简直就是一副猪脑子。

出口欧美的货柜终于在磨磨蹭蹭、拖拖拉拉中好不容易装完发车了。在第二天的全课大会上,刘褀再一次重申了管理人员必须和工人们一起装货柜的有关规定,并在大会上点了李刚和张家鹏的名。刘褀强硬地指出,如果下次再发生诸如此类的现象,谁不执行就叫谁首先下课!与李刚和张家鹏的拒绝装卸货相比,龚晓明的积极配合课长刘褀装货柜的行为,无疑为他赢得了刘褀的高度赞赏。

在取得刘褀的信任之后,龚晓明每天都积极主动地与协作厂商联系,认真备货和亲自到协作厂去送货。在刻苦钻研业务知识的同时,他还常常抽时间到生产现场去学习,虚心向机芯和外装等课的工程师请教,很快就掌握了各种时钟组装的完整技术。也就在这个时候,龚晓明每周随车出货的时候,都会将一套又一套的时钟部品,甚至保证书和价格贴等装进其事先准备好的箱子,利用出货中途,再放到自己的出租屋里,晚上下班之后再悄悄组装成成品钟,然后带回老家去贩卖。

自从上次在全课大会上被点名批评以后,李刚和张家鹏尽管心里非常不愿意,但也不得不去卸货和装货。即便是这样,他们仍然觉得,如果不尽快想办法将刘褀赶走,自己在精美时钟厂就不会有好日子过。那么究竟怎样才能将深得山本工场长信任的刘褀赶走呢?张家鹏想,刘褀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我们必须联合起来。于是,他悄悄找到了李刚,告诉他,如果一旦有出不了货的情况,你就赶紧与日本总公司联络,让他们不断地感觉到刘褀的管理非常之混乱。果然,原定本月中旬出口到美国的一款新款时钟的调时钮在临上线组装的头一天下午再也找不到了。仓库主管和具体担当该部品的员工翻来覆去地找了好几个钟头,却始终没有找到。这时,生产现场的主管也不断在催促,如果再过半个小时还找不到,就只得报告到山本工场长那里去。并且,晚上生产线的加班也将泡汤。刘褀立即和外装生产线的王课长联系,希望他们暂时不要急着往上面报,先暂时安排点其他的品番让工人们先加班。王课长告诉刘褀说,短时间内可以暂时不报,但到了今天晚上还找不出来,没有生产,明天拿什么来向工场长交待?纸是包不住火的啊!

晚上加班,业务课二十几名员工都在忙着到处寻找这个货。七点半左右,一名员工终于在电梯旁一堆准备废弃的纸箱中找到了这箱1000个调时钮。这时,刘褀也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对大家说:“功夫不负有心人。走!去老重庆川菜馆。今晚我请客,让弟兄们喝个痛快!”

按下葫芦浮起瓢。周五出货的早上,成品仓负责出货的仓管员在清点复核时发现,有一箱出口日本的时钟不见了。出货清单早已在头一天上午“伊妹儿”到了精美时钟香港公司,出货清单也由报关课通知了海关。倘若找不到这箱货,公司就得赶紧通知报关课,立即与香港公司和海关方面取得联系,不然在过关检查时如被发现货物与报关清单不符,货柜车被扣,公司的损失就大了。而对于日本客户来说,倘若精美时钟厂不能按期交货,除了金钱的损失之外,公司的信誉也将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在得知这一可靠的消息之后,李刚和张家鹏心里一阵阵暗喜。老天爷,是谁在暗中帮助我们啊?李刚立即将此事报告给了山本工场长和日本总部。日本方面立即回复山本工场长,无论如何也要想尽一切办法将此货找到!获悉此事后,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是不是有人已经将此货偷走?然而总务课在调取了所有的监控录像之后,却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任何可疑的迹象,也从未发现有任何可疑人员在夜间进入精美时钟厂。山本工场长和业务课长刘褀哪里知道,这箱原计划出口日本的时钟已经漫游去了欧洲。

一个星期以后,欧洲方面打来了电话,并发来了电子邮件,告知精美时钟厂,其中有一箱货不属于他们所需要的订货。自此,山本工场长才发现,业务课的货物管理真是太混乱了!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他决心要让刘褀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三人密宴

最先感觉此事的是龚晓明。他想,类似这种调包的把戏只能演一次。一旦被发现是人为事件,自己就死定了。于是,他想让李刚和张家鹏走向前台,让他们来和刘褀鹬蚌相争,自己就好在乱中浑水摸鱼。

一天下班的时候,龚晓明主动提出要请李刚和张家鹏喝酒,找他们聊聊工作上的事。李刚和张家鹏初一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太阳真的从西边出来了?无缘无故的,请我们喝什么酒?不知这家伙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但碍于情面,他俩还是接受了龚晓明的邀请。来到同心轩湘菜馆,入座之后,龚晓明就直奔主题。他对李刚和张家鹏说:“我看两位老兄在业务课活得也真是太累了!那么高的水平,那么棒的日语,却偏偏寄人篱下,让刘褀弄去当搬运工,和工人一起每周出货柜。”

别看龚晓明说得是慢条斯理,却句句点到了这两人的痛处。见自己的话已经产生功效,龚晓明进而继续煽动说:“如果让刘褀越坐越稳,兄弟我和两位老兄一样,日子都会越来越不好过。我今天请二位到同心轩来,正是为了同心协力,共同渡过我们目前所处的难关。”在龚晓明看来,以自己的日语水平,要想爬到业务课课长的位子,恐怕就像是李太白登蜀道一样,真是难于上青天。但是,只要他俩上了自己的贼船,将刘褀赶走,只要李刚和张家鹏任何一个人当上业务课课长,和自己联手,就不愁今后搞不到钱。根据近期的出货计划,龚晓明发现,本月下旬将会有3000个纪念钟出口到日本东京。这是日本一家著名的建筑公司为答谢新老客户和举行公司成立30周年庆典,特意向精美时钟厂订购的一批高档纪念钟。他告诉他俩,这是让刘褀下台的极好的机会。听了龚晓明的这番话,李刚和张家鹏简直就像丈二和尚模不着头脑。李刚不解地问:“人家公司搞庆典,跟刘褀下台有什么关系?”龚晓明端起酒杯说:“先干了之后我再详细告诉二位是怎么一回事。”于是,一番酒酣耳热之后,三个人异常兴奋地哈哈大笑起来。

为了赶紧组装这批高档纪念钟,山本工场长决定本周全厂加班,以便尽快将产品交到客户手中。可是临到星期五的晚上,业务课负责时分针等小部品装箱备货的员工却发现,用于组装这批高档时钟的三千多个金色秒针突然不翼而飞了。要知道,这不仅关系到周六的全厂加班,更关系到能不能及时将这批高档时钟送到客户手中。

业务课长刘褀急得像热锅里的蚂蚁,满头冒汗,四处乱转。山本工场长也将刘褀叫到二楼的小会议室对其一顿神吼。如果这批时钟不能按时出货,交到客户手中,精美时钟厂不仅将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其在顾客中多年建立起来的良好信誉也将会受到巨大的影响。这种潜在的经济损失更是无法估量的。为了此次隆重的庆典活动,该建筑公司早已向其有关客户发出了邀请函,届时将向出席此次庆典的每一位来宾赠送精美的高档时钟。离交货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半个月,但如果再向日本的秒针生产厂商加发紧急订单,再空运到精美时钟厂进行组装生产,再到海关出货,至少要二十多天以后才能到达日本。山本工场长也不得不赶紧将此事迅速报告公司总部,并和该建筑公司紧急磋商,登门道歉。

这时,总公司方面左一个右一个电话不断地打来,询问该秒针是否找到。山本工场长急得像一头发了疯的狗,在整个写字楼叽里呱啦地大吼大叫,见人就骂。但是,这叫骂又有什么用呢?在龚晓明和李刚、张家鹏喝酒的第二天晚上加班的时候,趁负责管理该秒针的员工到三楼生产线送货的时候,由李刚放哨望风,张家鹏实施操作,将这三千多个金色的秒针带到了二楼洗手间,丢进便池随水哗啦哗啦地冲走了。

可以说,此次事件成为了精美时钟公司成立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事件。要知道,精美时钟公司在世界上是著名的钟表企业,公司成立一百多年来一直把顾客至上作为服务宗旨。但是像如今这样,不要说保证质量,到了交货时间连东西都看不到,这真是罕见的奇耻大辱!总公司决定,要叫山本工场长迅速对此事进行彻底调查和反省,并写出调查报告,制定出防范措施,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含冤下课

这些天来,龚晓明和李刚、张家鹏三人兴奋得简直睡都睡不着。龚晓明想,既然刘褀业务课课长的地位已经摇摇欲坠,何不乘胜追击,早点将其扫地出门?周五晚上,龚晓明对李刚说:“老李,听说嫂子饺子包得不错,方便的话,我和张家鹏今晚就到你家尝尝嫂子的手艺。”李刚爽快地回答:“那好啊!”

来到李刚的出租屋,龚晓明一面和张家鹏吃着李刚妻子包的饺子,一面喝着冰冻啤酒。哎,真爽!龚晓明端着酒杯说:“老李,大家出来在外面漂,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挣钱。但是,要挣钱,就必须尽快扫清前进路上的绊脚石。像刘褀这样巨大的绊脚石,横在你我几兄弟的面前,阻挡了我们的财路,如果不将其尽快铲除,咱们大家都没有好日子过。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叫刘褀在一周之内就立即离开精美时钟厂。但不知二位是否能够理解和配合?”李刚想,这龚晓明的花花肠子里究竟又有什么高招呢?龚晓明说:“今天我们在这里就是桃园三结义。事成之后,我们永远都是兄弟,有饭大家吃,有财大家发。不过这得需要李刚兄首先挺身而出,为我们杀出一条血路。只要你能按我的方法办,我和张家鹏事先预付给你1500块,以示诚意。以后张家鹏当上了业务课课长,咱们就二一添作五,共同分钱就是了,绝不会亏待你。”事实上,李刚心里也非常清楚,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自从“憋尿事件”发生以后,山本工场长对自己的印象已是越来越差。如果再在精美时钟厂这样暗无天日地干下去,最终也不会有什么出头之日。倘若真的能够让张家鹏来取代刘褀业务课课长的位置,大家一起搞钱,这倒不失为一条“共同致富”的终南捷径。李刚显得异常欣喜,豪爽地说:“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今晚咱们就这样说定了!”于是,一条置刘褀于死地的计划悄然出笼了。

星期一下午两点半左右,又到了例行的出货时间了。按照新规定,业务课管理人员都必须和员工一起去卸货和装货。这一次,龚晓明和张家鹏都表现得异乎寻常的积极,唯独李刚一个人在一旁迟迟按兵不动,并且手里拿着一根橡胶棒左右挥舞着。这时,前来检查工作的刘褀看见李刚不但不上货,反而在那里优哉游哉地挥舞着橡胶棒,嬉皮笑脸,有一搭没一搭地说风凉话,便叫李刚将橡胶棒赶快收起来,上货柜去搬货。李刚当着大家的面,没好气地立即就给刘褀顶了过去:“王八也知道撒泡尿照一照自己。你以为你是谁?”即便是这样,刘褀还是努力克制住内心的愤怒,准备将李刚手中的橡胶棒收缴过去。哪想刘褀刚要伸手去夺橡胶棒的时候,李刚在众目睽睽之下就朝刘褀的背上猛击一棒。刘褀气愤不过,大声怒吼道:“你他妈的今天疯了?!”这时,李刚更是不依不饶:“什么,你敢骂我妈?”于是再一次举起橡胶棒朝刘褀打去。一棒,两棒,三棒……,一口气打到七八棒的时候,刘褀实在是忍无可忍,便一步冲上前去夺过橡胶棒,火山爆发似的朝着李刚猛打过去。“打人了!课长打人了!”李刚边跑边喊,一面朝着有闭路监视的摄像头方向跑去。短短几分钟,山本工场长闻讯后立即赶到了出事地点,面对此情此景,气得是嘴皮发抖。李刚俨然一副受害者的可怜相,怒气冲冲,措辞严厉地对山本工场长说,要求公司严肃处理课长打人事件。如果山本工场长不信,可以马上调取录像监控,看看精美时钟厂的业务课课长是怎样毒打自己的部下的。当天下午,山本工场长立即调取了录像监控,只见闭路电视里一路狂奔的刘褀正在追赶着四处躲藏的李刚,并使劲地拿起橡胶棒对抱头鼠窜的李刚一个劲地猛抽。看到这惊人的一幕,山本工场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想不到自己百般信任的刘褀,竟是如此野蛮,居然是用这种暴君似的方法来进行管理、开展工作的。

第二天上午,李刚以受害人的身份,将事先起草打印好的事件经过用传真发送到了日本总部。总公司得知此事后立即作出决定,并责成山本工场长:按照精美时钟公司就业守则,凡本公司员工在工作期间如发生打架斗殴事件,有损公司形象的,将一律解雇处理。鉴于业务课课长刘褀在不久前发生的管理不力,致使金色秒针无故丢失,使公司信誉严重受损,并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的事件,如果此次打人事件情况属实,请按公司规定迅速作解雇处理,并将事件处理结果书面报告总公司。

三天之后,谁也想不到,工作一贯任劳任怨,带头苦干,一心想在精美时钟厂这个世界著名的时钟公司大展宏图,干出一番事业的刘褀就这样含着冤屈的热泪,首先下课,离开了精美时钟厂。

责 编:黄素芳

题 图:子渔

评选好稿移动、联通、小灵通用户请发短信到07503377394,截止时间:4月26日。

延伸阅读
烟台恤养院创办于1933年,座落在烟台市南山路南首开花石山麓下,是个集幼儿园、学校、工厂、企业、农场
2021-10-26
方勇军,1967年生,武汉市蔡甸区奓山人。毕业于武汉大学分校,深造于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经济与管理专业研
2021-10-24
业务课长朴俊龙突然提交了辞工申请,而且还是急辞工。消息刚一传出,精美时钟厂的人们打死都不相信。那么好
2021-10-23
1922年10月北大学生拒绝缴纳讲义费引发风波。按说,学校这费用收得毫无问题。印讲义的钱不是白来的,
2021-10-23
打开文本图片集摘要:随着招生规模的扩展,校园浪费现象非常严重,如何节能节水显得尤为重要。建设节水型校
2021-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