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设计工具比对谈工业设计教育

合同范本 |

时间:

2021-09-04 10:49:04

|

摘 要:文章对工业设计教育中与设计工具有关(手绘和CAD)的典型问题进行描述,进而对围绕这一问题的观点、争议进行了表述。接着对这两种工具进行了细致分析和比对,在此基础上提出一个更全面的教育思路和意见——设计教育不是简单的为工具使用设置限制,而应该为学生充分描述和解释工具应用的原因、方式及限制,进而培养其作出明智决策的意识。

关键词:手绘;CAD;差异比对;设计教育

1 设计教育中的典型问题

工业设计教育中有一个典型问题总是存在争议——那就是设计实践中何时才允许学生使用CAD,何时才让他们从设计手绘转向三维建模。一些高校流行着不成文的严苛规定:一年级本科生禁止使用CAD,只允许利用手绘来进行探索性的概念实践。但这些做法常造成负面效果——经验不足的设计科学生,特别那些不擅长手绘的人们叫苦不迭;只禁止又不加解释的“好奇心压制”诱发逆反心理——反倒促使部分人固执的形成负面、单值的思维方式和工具惯性。

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设计教育不断发展,设计工具数量也日渐增多。这是好事,也是坏事。设计师利用工具来对发展设计意图和进行相互沟通提供支持,但研究表明,草图虽能够巩固和支持这些活动,但专业经验却往往限制和影响了学生实践能力。尤其当他们发现动态的、自由的手绘表现结果与其预想方案并不一致,从而无法符合概念时,受挫感往往使他们对自己的手绘越来越缺乏信心,因而常极端的从一种方式转向另一种方式。

2 一些观点和争议

就此我们也曾经拜访过设计公司、企业,或专程邀请一线的资深设计师来讲座——请他们为学生讲述有关设计工具的使用事项。有趣的是,设计机构主管或资深设计师也十分重视手绘,他们强调草图思考的自由感和多样化,反对CAD软件造成的僵化和局限。这其实和教育界的观点不谋而合:CAD具有收敛作用,常导致思维上细节聚焦和垂直深化,因而在探索力上远不及发散、灵活及直觉见长的草图工具效果好。资深的设计业者都知道CAD的价值,但也都担心CAD会限制学生的创造力,害怕他们过多地受到这个或那个软件的局限及影响。

但也有人指出,设计活动艰巨而复杂,决不能因为孤立的工具差异比对而“厚此薄彼”——简单的区分工具流程或进行模式化的“事前干预”。实际上,草图和CAD都能用于支持设计活动的需要,它们在表现和传达设计内容等过程中起到互补作用。设计教育必须为学生提供机会,让他们思考既定工具的使用,思考工具对自身设计活动的影响以及设计要求是如何影响工具应用的。这种机会也是一种选择和尝试,促成学生发展出最合宜的工具组合(Tool Box)和决策思路,而并非限制其使用某个给定的工具及序列。

3 工具差异比对

很多研究都讨论过CAD不利于支持概念探索型的设计活动等问题。毫无疑问,手绘工具在设计特征表现上具有流畅性。然而,工具只是工具,它被使用者使用时才发挥价值。反过来,使用者也只有通过自身感知体会才认识和理解工具用途。如果学生要想充分利用日益多元化、复合化的工具系列,尤其是想掌握适应时代需要的那种传统和数字技术相结合的设计方式的话,他们需要认识工业设计过程中的动态需求,以及理解在这一不断变化背景语境下的工具效力和使用形式。

从另一面讲,一些研究也证实:人们对CAD过早介入的担忧也并非没有道理。经验不足的设计系学生常因为CAD以命令为基础方式的易操控感以及结果的直截了当而心安理得——CAD能创建光滑的有质感的图像,令人感到眼花缭乱。但是这种工具至上策略的问题在于设计师更多情况下的由于工具的本身局限而受到制约。设计活动目标和工具使用目的本应用于思考和解决设计实践的种种需求,但在这种工具导向下,却转变成将CAD模型生成(工具使用目的)等同于设计活动目标了。其结果是一些学生自信满满的拿着CAD模型向老师陈述:“这就是我一周所做的设计,它看起来是不是很漂亮?”……却遭到批评和训斥。设计的重点和促成因素其实就是设计实例本身,而并非是存在于宽泛过程中的设计活动和工具使用。设计实例成为设计活动的成果,同时也成为设计工具的目标指向和实践动力。因而CAD工具导向的策略本质不是为了得到一个较好的设计实例,而是炫耀一种技术——其结果也许看起来不错,但这并不是一个好的设计。

在经历较长时间的教学及设计工作后,我发现许多设计业者都喜欢讨论这两个工具间的差异:手绘和三维CAD,因而也产生了两极化的群体和方式。倾向于CAD的业者,热衷于排列组合各种CAD软件,他们习惯采用更加收敛的、常规的、线性的思维模式和工作方式;而手绘群体则不同,他们支持更加发散的、探索性的设计活动,能够洞察思想和体现设计能力成为一种标志,思路上较灵活和跳跃。此外,一些研究也曾对此进行了讨论——名为Brian Lawson的学者曾对两类群体进行过细致观察和描述。他指出,CAD工具的使用常呈现为一种断续的、笨拙的交互过程,而相比之下,手绘则通常产生流动的、反思性的特征。

因而很多类似的主流评论喜欢将草图视为设计能力的圣杯,甚至将其称为“实现梦想”的正确途径。这造成一些人喜欢例证许多优秀的手绘作品,并刻意渲染要想成为“设计师”必须拥有卓越的手绘才能。同时,他们也会被贬低擅长CAD的同行,称其为“CAD沉迷者”。他们常高声谈论“漫长的CAD过程”使人丧失了思考的广度和宽度;而CAD倾向者则反驳说这些漫长过程产生了概念方案中令人振奋的美观结果和数字形式。采用两极化工具的结果就是造就了对设计意图的完全不同呈现。

4 设计工具使用思辨

设计工具的弱点当然是真的,它也终将对设计表现和设计活动本身产生影响。但很多区分也多少有些夸大:不管手绘也好,CAD也好,都要考虑到设计师的经验、技能以及他们对设计活动会影响工具使用方式的自身理解。如果意识到某些工具能对设计过程中不断变化的需求进行最好支持,那么这种意识才对设计活动结果造成实质影响。因而设计过程中的随要求变动的意识和参与才能真正影响设计活动、工具选用和设计好坏,而并非工具自身优劣的问题。

经验丰富的设计师似乎更倾向于对他们的设计活动和工具选用进行全面检视。他们一般会对设计过程的要求变动非常重视,也知道如何使用最佳的工具组合来支持这一过程。相比之下,学生的实践活动则采用较固定的模式。因而过早的CAD介入往往加剧了这种对工具的依赖感和对固定流程的依附性,因而也影响了学生的参与方式和意识形式。固定倾向多少也反映出学生对自己的设计能力缺乏信心,但这种信心缺乏常源于他们不知道工具使用的原因、方式及限制。

教育需要为经验不足的设计师树立信心,可以实现这一点的方法之一便是帮助学生树立更多有关设计工具的特性,长处和限制条件的意识观念。这些意识能够帮助他们更好地理解设计过程中的工具作用,同时为学生提供机会,让他们反思自身设计活动和工具使用方法。这种意识来自于在学生概念设计的尝试机会。然而,给予这一机会时也必须为学生充分描述和解释工具应用,让其通过使用者和使用环境间的关系辨识来进一步发展知识,因此仅仅说明在某些情况下一种工具优于另一种工具是远远不够的。

5 小结

设计教育需要为年轻人提供机会,让他们思考设计活动的本质以及如何影响和改进使用工具的方式,而不是简单设置约束或限制——规定该何时何地使用何种工具。引导学生宏观考虑设计过程中的各种要求后让他们适应及明白工具能力和限制会效果更好。这种意识能为学生提供更多机会,让他们做出更明智的决策,并且让他们对自己的工具应用能力更加自信。

参考文献:

[1]James Self. CAD versus Sketching, Why ask? [J/OL].http:∥/blog/education/cad_versus_sketching_why_ask_by_james_self_21844.asp

[2]比尔·巴克斯顿.用户体验草图设计——正确的设计,设计得正确[M].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09.

作者简介:张欣(1980—),男,湖北武汉人,硕士,武汉工程大学艺术设计学院讲师,主要研究方向:工业设计及其理论的教学与研究。

延伸阅读
摘要:文章对工业设计教育中与设计工具有关(手绘和CAD)的典型问题进行描述,进而对围绕这一问题的观点
2021-09-04
打开文本图片集751D·LAB青年设计师推动计划“2015寻找有思想有潜力的工业设计评选赛”自7月3
2021-09-02
【摘要】在工业设计中,时尚因素占据重要地位,其对工业设计产生着多种形式的影响。本文将从生活方式、产品
2021-09-02
摘要:“传统工艺”指现代工业社会以前的所有工艺品类,时至今日,大多数手工业品的生产已由机械生产所取代
2021-09-02
打开文本图片集摘要:创新是一个国家、一个企业得以发展的灵魂,国家以及企业都期待通过创新来寻求更好的发
2021-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