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目虎将李宗岱

工作报告 |

时间:

2021-10-25 10:17:30

|

李宗岱,1918年11月生,现为重庆市政府参事、民革成员、黄埔同学会员。鲁南会战(又称台儿庄会战、徐州会战)期间,李宗岱和将士们悲壮而惨烈的行为,光耀千古。当年国民政府先后给李宗岱颁发了最高级别的“华胄勋章”、“国族干城勋章”、“陆海空甲级奖章”。中共高层领导人周恩来和国民政府首脑蒋介石,均召见勉励了李宗岱。他捐赠黄金800两资助国家抗战,蜚声海内外的电影《血战台儿庄》中的敢死营长,系以他为原型。

反抗

李宗岱的老家在山东烟台栖霞县,烟台原称登州,人杰地灵,自古英雄辈出。母亲汪传文,安徽芜湖人,在家抚养子女,李宗岱共有兄妹4人。父亲李式金,留学德国,回国后在青岛礼和洋行当买办。

李宗岱幼年时期,日本人就在中国大陆尤其是沿海一带横行无忌,霸道猖狂,幼年的李宗岱就厌恶日本人。在青岛育英小学读书期间,有次放学遇上日本小孩,双方发生争执,李宗岱出手打了对方,被带到警察所教训了一番。当时,反日浪潮日渐高涨,经常出现一些反日的游行与集会、演讲。李宗岱小小年纪,在栖霞县的集会上,登台陈词讨日,讲得热血沸腾,台下黑压压的听众,群情激愤,掌声像海浪样“哗哗啦啦”响个不停。李宗岱人小个子矮,自己无法下台,栖霞县长亲自把他抱起下台,并面向听众示意,台下又是持续的掌声,小小李宗岱就在家乡声名鹊起。

父亲李式金有个要好朋友于学忠,在吴佩孚部下当连长。于学忠驻防湖北宜昌时,因上面经常不拨款,于学忠多次找李式金借钱,给他的兄弟们发饷,因此,于学忠与李式金成为铁杆兄弟,患难之交。后来于学忠几经升迁,当上了平津卫戍司令,后又当上河北省主席,再后任51军军长。而李式金却患了中风症,半身不遂,生活艰难,便到天津找到于学忠求职。于学忠身居高位,仍不忘旧情,出手拉扶。李式金想当河北省税务局长,但于学忠考虑到李式金的身体情况,便给安排了省政府顾问职务,可以不干事,每月工资、生活费照领。李宗岱随父到了天津,插班南开中学高中二班。天津学生经常组织反日集会和抵制日货活动,李宗岱是积极分子,带人打、砸日本商店,将日货从商店扔到了大街上。警察赶来,警笛吹响,警棍舞动,李宗岱与同学才跑了。

日军在天津张牙舞爪,日机经常骚扰天津。李宗岱恨得牙咬,拳头紧捏,心头叫喝:“老子要是能驾上飞机,非要把你打烂不可……”汉奸殷汝耕公开组成日本人控制的伪政权,时局恶化,使李宗岱感到书无法读下去了,他就想驾驶飞机打日本人。李式金给儿子100个大洋,本是叫儿子交纳在南开中学读书的费用。时逢国民政府笕桥航校在保定招生,李宗岱17岁,怀揣父亲给的100个大洋,跑到保定去报考航校。但招生时间已过,李宗岱左说右说,怎么也不行,心中懊悔不已。便与几个一道跑出的同学商量一番,赶到山西太原考进了北方军官学校炮科,学制一年。北方军官学校的炮科当时全国第一,李宗岱很高兴,飞机开不成,可以用大炮炸日本人。在校期间,李宗岱接到家中来信,父亲李式金病逝,要他回去奔丧。李宗岱深爱父亲,但他认为国仇大于家事,不能耽误学业。他爬跪在地,向家中方向磕了几个头,口中呐喊父亲的在天之灵,保佑他多杀几个日本侵略者。

1937年,日军公开侵犯中国北方,中日双方即将在山西忻口交火。李宗岱炮科学业结束,便到驻地山西晋城的庞炳勋部当见习排长,又在庞部集体加入了国民党。日军在天津开战,同年8月,庞炳勋部连夜开拔,过滹沱河,增援沧州。时逢天降大雨,滹沱河水涨,淹至李宗岱胸膛,浑身透凉。到达沧州静海县时,庞部与日军交战。日本间谍在地上放气球引导日机轰炸。日机一来就是几十架,一片一片的扔下炸弹,李宗岱左腿炸伤,送到驻地德州的兵站医院,后又转到山东济宁兵站医院。同年10月,李宗岱伤好,办理了出院返部等手续。回到庞炳勋部后,时值不少平津学生出于抗日义愤而进入庞部,庞炳勋将这些学生编为补充团。李宗岱原本是学生,也就进入了补充团李振清部任中尉排长。日军飞机把李宗岱炸伤了,住院几个月,他更恨日军,一天就想打日军侵略者。

1937年的淞沪会战,前后打了3个多月,中方投入兵力近百万,并构筑了被称之为“东方马奇诺防线”的吴福防守线,结果是国军大溃败。同年 12月13日南京城陷落,日军烧杀了7天7夜,中国军民死亡30多万,成为震动全球的人间大惨案。李宗仁长官仰天长叹:“10万中国大军,不到4天就溃败了!”

日军占领南京后,整体战略为南北夹击津浦线,会攻徐州。徐州位于苏鲁皖豫4省交壤地,又是津浦、陇海两条铁路交会地,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更重要的是徐州为华中屏障,国民政府和蒋介石均住华中要地武汉重镇。如果徐州失守,华中肚腹大张,国民政府和蒋介石将会再临险境。同年12月中旬,日军组织了大约8个师团的兵力,分成3路渡长江向北进犯。日军打到安徽滁州北方与西北方一带山地和淮河南面时,遭到李宗仁一手训练的31军、于学忠51军和张自忠59军的沉重打击,日军终未能突破淮河防线,在津浦南路受阻,南北夹击徐州的计划破产,中方在南线取得战略上的成功。

令国民政府和李宗仁没料到的是,防守徐州北面的五战区副司令长官、山东土皇帝韩复榘,拥兵10万,但当日军一进犯山东,韩复榘就开跑了。徐州北边防线洞开,险情陡涨,战局恶化,影响全盘抗战。韩复榘天理难容,被蒋介石所杀。日军淮河受阻后,将进攻重点摆在徐州北面,其兵力部署是:五师团板垣征四郎部由青岛分兵两路,一路经诸城攻莒县进攻临沂,另一路沿胶济路西进,经潍坊南下沂水,沿台潍公路进攻临沂。企图夺取临沂后,与沿津浦线南下的第10团矶谷介廉部会师于台儿庄。日军大本营之所以将台儿庄作为攻击重点,在于鲁南韩庄南面,山地重叠,地势起伏,利于中国军队防守,日军进攻难度大。而台儿庄地势平坦开阔,不宜中国军队防守,却能使日军机械化部队大显身手。如果攻占了台儿庄,能切断临沂中国守军退路,瓦解中国守军津浦路正面抵抗,一举而下徐州进攻武汉。鲁南不仅成为徐州要害屏障,也是全国战场上一枚重要砝码。徐州与全国战事链上的临沂,自然是非同小可,倘若临沂一直控制在中国守军当中,将严重威胁南下日军侧背安全和后方补给线的畅通。临沂若被日军占领,板垣征四郎与矶谷介廉部两大主力合拢,将大大增强对中国守军攻击力,陇海铁路东段及连云港以致峄县、台儿庄、徐州必将受到严重威胁,战局不堪设想。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战略部署是,调集大军于徐州、台儿庄一带,与日军决战,但必须确保临沂、滕县等军事要地安全,打乱日军部署,防止板垣与矶谷两师团合拢。

李宗仁命已划入第五战区的3军团军团长庞炳勋到徐州受命。1938年2月初,庞炳勋赶到徐州,会见李宗仁。李宗岱得知这个消息,内心高兴,“要打日本人了,可解恨了!日本鬼子的飞机把老子炸伤了,老子非要以痛还痛了!”庞炳勋年过花甲,当年剿匪时,被土匪击伤腿部,走路一瘸一拐,人称庞瘸子。庞部名为军团,实则只是架子大,所辖仅40军,兵力尚不足一个军,庞炳勋兼任40军军长。而40军又只有一个39师,师长马法五,下辖朱家麟115旅、李运通117旅,每旅又只有2个团。另辖有李振清补充团和特、炮、工、通、辎各一营以及一个手枪连、骑兵连。3军团合计约1.3万余人。其装备陈旧,缺乏重火力武器,这样一支实际兵力不足,装备差劣的杂牌队伍,去抗击虎狼之师,的确是困难。但庞炳勋以国家民族大义为重,临危受命,给李宗仁留下良好的印象。

延伸阅读
[摘要]在落实深化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要求,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过程中,高校的社会服务职能凸显出来。高校
2021-10-27
李宗岱,1918年11月生,现为重庆市政府参事、民革成员、黄埔同学会员。鲁南会战(又称台儿庄会战、徐
2021-10-25
康斯坦丁·乌斯季诺维奇·契尔年科(1911~1985)是苏联历史上最短命的最高领导人。他于1984年
2021-10-25
摘要:清代康雍乾三朝是台湾书院创建、发展和达到高峰的时期,书院教育主持看清代台湾地方文运的中心。地位
2021-10-24
IDC首席分析师预计到2012年,美国云计算总开支将达到400亿美元,是2008年的3倍。面对这个巨
2021-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