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

工作计划 |

时间:

2021-10-13 09:48:30

|


打开文本图片集

1

那天下午四点半,我去远东幼儿园找刘晓雨。门房迈着罗圈腿,进去喊人。院子静悄悄的,谁家的鸽子,从屋顶掠过,鸽哨唿唿作响。两个女孩儿,相互推搡着出门廊,瞅我一眼,脚步杂沓,跑了。我觉得有些热,其实也就四月底,花坛里的紫萼丁香,开得正艳。刘晓雨笑吟吟,拾阶而下,我迎上前,给你送招生简章来了。真是简章,巴掌大的一页纸,不免草草。刘晓雨扫了眼,蹙眉,你还考吗?我拽着书包带,油画系才招十三个人,哪能轮上我。刘晓雨低鬟,双脚并拢,咱俩水平差不多,那我也算了,真不想考了。

我有些懊丧,也是意料之中的事。美院考两回了,跟刘晓雨一起考的,边都没挨着。甘肃、青海、宁夏,甚至新疆来的考生,老大不小了,就住在美院附近,玩着命画。按赵拓的话讲,人家是豁出去了,即便头破血流,也非撞开一道口子,你们嫩着呢。我从书包里掏出欧文·斯通的《渴望生活》,这是讲梵高的,你回去看看,说不定啊,又有决心考了。这么厉害?刘晓雨声调提高了,接过书,睫毛眨了眨。可不,我看完后激动得睡不着,夜里爬起来在厨房画静物,我妈说我神经病……

刘晓雨霎眼,将《渴望生活》抱在怀里,笑,那我抽空看看。我扔掉烟蒂,拍车座,就给急了。不是抽空,得赶紧看,后面好几个人排队呢,我后天晚上来取。说完,扬了一下手,推车子出幼儿园。谢谢你,刘晓雨在身后喊,慢点骑。我没有回头。太阳倾泻而下,远远近近,溢满了槐花香。

刘晓雨长得像电影《城南旧事》中的英子,椭圆形的面庞,剪发头,眼睛黑漆漆,很安静。说安静似乎少了点什么,在她眉宇之间,总带着一缕忧伤。这部电影我看了好几遍,不会错的。我相信那忧伤是骨子里的,与生俱来,躲都躲不掉。因此,每当《送别》主题歌响起,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我的心就会扯那么一下,生疼。

我骑自行车经过团结二路,回远东公司俱乐部。丁字路口修鞋的米国栋大声问,晚上演啥电影?我懒得理他,《铁道游击队》。怎么还是《铁道游击队》?你就好好骗我。米国栋是个瘫子,一双手骨节粗大,豁牙,说话就漏气。除了雨雪天,米国栋都会摇着轮椅,在路口修鞋,也帮人纳鞋底。有一次我经过他身边,米国栋没生意,正在翻一本卷了边的连环画。小孩,他招招手,最近俱乐部演啥电影?我已经上班了,怎么还是小孩?看着他猴急的模样,我冷冷地来了句,《铁道游击队》。那是老片子啊,米国栋拿手够着后背,像是在搔痒。我笑了,老片子好,温故而知新么。这话就有些分量了,哪里是小孩子说的。米国栋挠舒坦了,仿佛吟唱一般,你这个孩子不寻常。

废话,我是俱乐部的美工。原先的美工上了年纪,登梯子挂广告牌,不慎跌落,股盆粉碎性骨折。痊愈后说啥也不干了,恐高,去了远东一小,教美术。这个消息,是赵拓说的。我父亲当即打开一瓶竹叶青,炒了碟花生米,拍了两根黄瓜,跟赵拓小酌,相互递烟抽。机会,父亲看着我说,又看赵拓。我不想干,我当时正全力以赴备考美院,赵拓说话了。先干着,美工是个闲差,可以边干边复习。我抿了口竹叶青,心中不悦,呛得直咳嗽。赵拓揽住我的肩,你呀,还是缺乏锻炼。父亲第二天跑到工会找了位领导,就定了,让我临时顶一下。广告牌总得有人画吧,那是俱乐部的窗口、脸面,要翻新。

我画的第一块广告牌是《西安事变》,领导的意思,试一下,行还是不行,都得试活,口说无凭么。赵拓陪着,画了整整一天。先在宣传画上用尺子打方格,横多少竖多少,拿数字一标,再挪到画布上,将方格放大。好了,可以画了。这个步骤是不能省的,看似麻烦,却事半功倍,人物、场景,八九不离十。赵拓当然不能动手,一笔都不能动,大伙儿盯着呢。时不时,指点一二,稳定军心的作用。眼睛,眼睛要有神,轮廓线粗一点,广告是远距离看的,宜粗不宜细。六个小时后,周恩来、蒋介石、杨虎城、张学良,跃然纸上。俱乐部主任在我身后笑,小贾,不简单么。我大汗淋漓,仿佛虚脱了一般,小脸紧绷。赵拓给我一支烟,好着呢。我心中没底,真好着呢?赵大爷掉头就走,这孩子,缺心眼儿。老范、老马、老曹、老徐,哄堂大笑。

本来,转正的事早就该解决,马主任说放一放,上个月才体检填表办手续,还留了个尾巴——以工代干。父亲说一口吃不成胖子,慢慢来。我父亲在公司劳资科,虽说不是一把手,但坐办公大楼久了,方方面面的关系还是有些。据他侧面了解,马主任对我的印象不太好,缘于一件小事,非常小。马主任患有痔疮,去年夏天犯得挺厉害,在家歇了几天。电工、放映员、司机、售票员,拎着水果点心,纷纷前去探望,问个好。唯独我,真叫踏实,连个影子都没露。马主任对我的评价就三个字,不懂事!

我这人胆小,多少还有些窝囊。没去主任家,更多的,是颟顸,傻着呢。从画画就能看出来。赵拓说你的素描马马虎虎,色彩一般,最糟糕的是创作,一点想象力都没有,想吃这碗饭,不太容易。我咧着嘴笑,跟哭似的。毕竟是朋友,赵拓怕我太难堪了,话锋一转。不过么,在俱乐部画电影广告牌,倒绰绰有余。为了弥补与马主任的关系,他儿子结婚,我除了随大流送份子钱,还画了幅油画,达·芬奇的《蒙娜丽莎》。赵拓来家里玩,《蒙娜丽莎》快完工了,正画背景跟服饰。赵拓说怎么搞的,一眼大一眼小,二五眼。我學了遍原委,赵拓哈哈大笑,这就对了,刚刚好。毕竟心里发虚,他能看出来吗?赵拓拿起画笔,帮我涂抹,那就是个蠢货,肯定得夸你。

果不其然,《蒙娜丽莎》挂在新房,主任赞不绝口。像,真他娘的像,贾鲁,再努一把力,你就是当代齐白石了。这都哪跟哪呀,但我学乖了,嗬儿嗬儿,笑,不响。

回到俱乐部,赵大爷搬了把椅子,正坐在门前晒太阳。电工老范舞了把扫帚,追着撵着,要打售票员徐莉的屁股。徐莉矮胖,脸蛋子总嘟噜着,这会儿围着宣传栏转圈,骂老范。要死呀,哎呦,滚一边去。我给赵大爷一支烟,点上火,赵拓在家没?

赵拓在家能呆得住?赵大爷美滋滋吸了口烟,吐出来,我早就说过,他是属猴子的。

天空响晴瓦蓝,那是一九八三年。我二十岁,赵拓二十七岁,美院讲师,在职研究生,招生简章就是他给我的。没错,赵拓是赵大爷的孙子。

延伸阅读
打开文本图片集摘要:随着新医改的逐渐推进,对公立医院的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成本管理作为新医改下医院重
2021-10-26
太原市第十三中学校又名太原市第五职业学校、太原市关心下一代综合学校,现设有职业高中、普通高中和初中义
2021-10-26
计算机从诞生以来,已经历了大型机时代和PC机时代,伴随着全球网络化和信息技术智能化的步伐,整个社会将
2021-10-25
【摘要】医院后勤服务是医院的支持保障系统,服务涉及面广,渗透到医疗活动的各个方面。随着新医改的不断推
2021-10-16
扁平化的管理模式最早运用于企业。在企业中,随着公司业务的不断拓展,公司的管理机构不断壮大,传统的“金
2021-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