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炸弹

工作总结 |

时间:

2021-10-16 09:51:52

|

关了门,高义贵这个三十岁的男子,坐在椅子上流下泪来。

自从升官那天起,高义贵就总有种要流泪的感觉。

高義贵从小有点儿女气,遇事爱掉个眼泪,老婆经常笑话他,总有弹拨不尽的金瓜子儿。

老婆不在,他一个人随年书记调到市里来的。年书记原来是县委书记,调到市里,成了年局长;高义贵材料写得好,年局长喜欢他的文笔。上任一个月,就调他到局里,当办公室主任,把原来的副科变成正的。高义贵想奔个前程,就抛妻别子地来了,一个人住在单位的办公室里。

办公室主任不好当,好汉子不干,赖汉子干不了。年局长鼓励高义贵,能力大小不要紧,关键,你是我的人,谁敢碰你?

高义贵想想也是,自己是年局长亲自调到局里来的,这本身就是一个高调亮相,就算局里有四个副局长,能耐我何?

上任第一天,就有人来砸场子了。

春局长来高义贵办公室,说自己屋的电脑坏了,要换台新的,高义贵问了总务会计,说单位刚好有一台新电脑,是上级奖励的,还在库房里存着,高义贵不敢怠慢,让人给春局长装上去。春局长可是局里的二把手,得罪不得。

春局长的电脑刚搬走,夏局长的电话就打过来,叫高义贵过去一下。

夏局长也是为电脑的事。他的电脑也旧了,早就和原来的办公室主任说过了。

高义贵马上意识到,坏了。春局长和夏局长八成为这台电脑有过争斗,只好陪上笑笑脸,说自己想办法解决。

出了夏局长的门,高义贵开始恨总务会计,他一定知道这件事,为什么刚才不说呢?只好再找别人打听。果然,两个副局长为这个早就争得不可开交,前办公室主任圆滑,一直把电脑锁在仓库里,谁也不给。

高义贵怪自己没有经验,做事不够成熟,自己没了主意,只好请示年局长。年局长叹口气,说高义贵还是年轻,没经过历练。这种事,以后不要急于答复,要学会缓兵之计。高义贵连连点头,承认自己太稚嫩。

这样吧,年局长大度地帮高义贵解决难题,给老夏也买一台新电脑吧,不过,只给他俩配新电脑,另外的局长呢?不还是有意见,过几个月吧,大家都换新的,我早就有这个打算了,单位要装局域网,到时候一起办吧。

一件小事,让俩局长对自己有了看法,虽然年局长和夏局长都不说,高义贵不能不明白,当然,他也对春局长和总务会计有了看法,就算他俩是亲戚,也不能这样算计一个新来的办公室主任啊。

更难缠的是秋局长,秋局长主管人事,高义贵的升迁,需要秋局长去人事局跑手续,秋局长不跟高义贯要电脑,也不要别的,秋局长要高义贵对他言听计从,做他的人。

尊重领导是应该的,高义贵没觉得有什么为难。只要秋局长叫他,他总会第一时间出现。秋局长就要高义贵跑得热情主动,这天高兴,还叫高义贵跟他的车一起去人事局。

高义贵刚看到人事局的大门,就收到冬局长发来的短信。冬局长在市政府开会,有些事要交代高义贵去办,冬局长虽然是最末位的副局长,却恰好是高义贵的主管局长,高义贵不敢不去,只好把自己的情况告诉冬局长,问晚去十分钟可不可以。

冬局长回复:妈的。

高义贵脑子转了八圈,没找到北。只是晚去十分钟,至于让冬局长生这么大气吗?只好忍气吞声,回复了一个问号。

“打错字了,是‘好的’。”冬局长这几个字,算是解释。隔了一会儿,又发过来两个字:抱歉。

高义贵此时。就认定冬局长没有打错了。因为他的抱歉,说得好勉强。

四个副局长。四条心。年局长和高义贵谈心。教他怎么处理人际关系,这四个副局长,要高义贵好好琢磨怎么伺候,不要给年局长添麻烦。

高义贵从小有点儿女气,想事情细致,他猜测,年局长是知道冬局长对他不满了。幸好年局长护着他,提醒他多加注意。

今天是调来的第五天,年局长说,高义贵要请局长们坐一坐,表示~下对局长们的敬意。

高义贵很感激年局长的关心,只是,一想到四个副局长的勾心斗角就不寒而栗,从年局长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还是笑的,一关上自己办公室的门,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下来,第一次亮相,就找到了过刀山的感觉。

这是什么破地方。高义贵怕了,刚上任没几天,千万不要把局面搞得一团糟才好。他拿起笔,重重地写了四个字:芥为之舟。

高义贵对付开始的几巡酒,还没问题。酒至半酣,局长们就台上喝酒、桌下出脚了。只是碍于年局长的面子,还不敢太放肆,年局长一去洗手间,副局长们就斗起法来。

“高主任,冬局长是你主管局长,你得敬他一个。”秋局长明显是要灌冬局长酒。

高义贵装作听不到秋局长的话,转头和夏局长说话,眼的余光里,看到春局长二目如刀,把他到了唇边的话都斩成一截截的。

秋局长又拍着高义贵的肩,叫他敬冬局长酒,人事关系还没办好,高义贵不敢听不到秋局长说话,举了杯,笑得嘴角歪到了一边,如同中了风,冲冬局长举杯。

高低柜儿。冬局长不高兴,大声冲高义贵嚷。所有人都听到。高义贵凭空多了一个外号。冬局长把杯子用力蹲在桌子上。

我新学了门技术,冬局长,我给大家表演一下啊?高义贵依然笑着,冲冬局长举着杯,那意思,不是敬酒,是展示。

嗯,可以。冬局长见高义贵转得快,也没再施放怒气。

你们看着啊。高义贵把自己的小酒杯斟满白酒,又让服务员拿了一只大杯子,里面倒上啤酒。这叫深水炸弹。高义贵介绍。其实不用介绍,在座的局长都见过。我把它干了。

这是你敬冬局长的,看来,我们这不主管的就没人敬了。夏局长对高义贵还是有意见的。

敬,都敬。高义贵不用别人劝,连喝了四个深水炸弹。

小高这是怎么了?年局长从洗手间出来,正碰上高义贵在那里吐。把疑问扔给在座的副局长们。

没事,他喝多了。副局长们轻描淡写。

他怎么能喝多呢,他是办公室主任:再说,今天又是他请客,客人还没喝多呢,他怎么就喝多了?年局长沉下脸,明显不高兴了。

【责任编辑 何光占】

延伸阅读
【摘要】本文论述“互联网+教育”下高职生心理危机干预策略,分析了高职生的心理危机现象及形成原因,提出
2021-10-26
“生而为人,抱歉!”——日本影片《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里的台词,乍听,一惊。像马车驶在冰河上发出“嘎
2021-10-25
打开文本图片集镇江曾是民国时期江苏省的省会,但亲眼见过匾额等印证实物的人很少。如今,曾经被封闭起来的
2021-10-24
“在民间贯彻改革,是我真正想做的事。”竹中说□本刊特派记者林靖发自日本东京9月25日下午,在日本东京
2021-10-23
打开文本图片集[摘要]府厅州县改制是清末官制改革的重要内容,尽管各地进展参差,且不乏敷衍塞责,但与新
2021-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