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退休后

工作总结 |

时间:

2021-10-16 09:49:35

|

图 | IC

这篇稿子的起意,源于我在日本经历的三个细节:

去之前我们给帮忙联系采访的朋友发过一个意向长单,到日本后,朋友一个劲儿向我们“道歉”,说娱乐明星实在约不到,他们档期都太满;政治家倒有可能约几位,因为接受媒体采访是他们的义务。

后来和一位日本电视台记者吃饭,这位时政记者很好奇,为何我总提到该国一些前首相。“他们退休后就是普通人啦,我们一般都不再关注,极个别有家族遗产的,倒还有兴趣报道一下。”比如,鸠山由纪夫。

日本记者的这一说法在我逛便利店时得到了“部分”印证:从杂志售卖架上一眼望去,前首相的新闻倒也不是没有,比如《周刊现代》3月9日一期,就有“森喜朗”与“麻生太郎”的一则简讯。不过,相比同张目录页上某位当红AV女优的名字,两位前首相的人名至少小了4个字号。

于是,对于日本首相们的退休生活,我们更好奇了。在日本朋友的帮助下,我们查阅了日本总务省官网、日本年收入研究网等数据资料,日本历任首相撰写的文章、回忆录等公开出版物,以及日媒、中媒公开报道,有了这篇整理文章。

8万元买断首相“工龄”

日本首相的退休津贴是可以算出来的。在日本总务省官网上,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个公式:

首相退休津贴=基本额(退职时的月薪×总支给率)+调整额。

八万元人民币并不是每月给菅直人固定发放的退休金,而是就此买断菅直人的首相“工龄”。

总支给率是指每年份的支給率(即0.6)×在任年数。

调整额是基本额的6/100。

公式太抽象,不如举个例子。任期1年3月的菅直人,当时任首相的月薪是207.1万日元。根据退休津贴标准,他的退任津贴大致为:207.1万日元×0.6×1年+207.1万日元×0.6×1年×0.06=131.7156日元,按照当前汇率计算,折合人民币约8万元。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这笔退休津贴是一次性的。

是的,8万元人民币,并不是每月给菅直人固定发放的退休金,而是,就此买断菅直人的首相“工龄”,政府与他,从此两清,钱永远没有了。

前日本首相村山富市此前也在接受我们特约撰稿采访时“自爆”:他卸任后,生病就是常规的国民健康保险,自己承担三分之一;所有生活开支,就靠幾十万日元的议员养老金。

再举一个“工分”高的首相例子。小泉纯一郎可谓近年来的首相在任“寿星”:在任1982天。小泉卸任后拿到的退休津贴是600多万日元,按当时汇率折合人民币约50万元。

一个可供对比的数据来自日本年收入研究网,2008年,东京在职人员平均年收入599.7万日元。也就是说,小泉当了5年多首相,最后总共拿到的退休津贴,与一个东京白领的一年收入差不多。

为了理解更直观些,也可以这样换算:小泉是2006年卸任的,2006年年初,北京三环内楼盘突破了万元每平米,所以小泉这笔约50万元人民币的退休金大抵可在北京三环买个小户型。

可惜,小泉是9月份宣布辞职的,而到2006年年中,北京四环的楼盘也已经破万元了。

还需补充说明的是,即使是这笔为数不多的津贴,也并非每位退休首相都可领到。是的,公式上还附带了条件:首相任期至少满一年。

如果你对日本频繁更换首相的背景略有耳闻(截至目前,自日本设立首相128年来,已出现96位首相),就能体会这个条件是多么严苛,让多少历任首相徘徊在了“补助”门外了,比如任期266天的鸠山由纪夫、任期263天的细川护熙……而今再度出任首相的安倍晋三,在此前“短命”的“1.0版”结局里,则可算是“踩线过关”—他做了366天首相。

最后,必须补充说明的最重要一点:以上数据举例,其实都没什么现实参考价值了。因为,根据日本总务省官网公告,自2012年起,首相月薪下调30%。

这意味着,自此经年,从今往后,首相们的退休津贴,也要跟着变更少了。

要么从政,要么居家

日本首相们卸任后,选择过的日子无非两类:一类继续从政,“退任不退政”;一类居家,“从此不问政事”。

79任首相细川护熙算是“居家”类型的典型代表。

“在樱花开放的季节赏赏花、读读书,想什么时候起床就什么时候起床,想何时睡觉就何时睡觉。”细川护熙在接受日本moribiru公司采访时,曾如是形容自己在乡下的自在时光。

细川而今的生活可谓“唯有读书高”,他不看报纸,也不看电视,甚至国外元首到访日本邀请前首相们一起赴宴,细川也没去凑热闹,选择在家给自己烧饭吃。

这样陶冶着陶冶着,细川还把自己陶冶成了“大器晚成”的陶艺家。细川已拥有自己的陶艺粉丝团,甚至还受到了陶艺导师辻村史朗的夸奖:“这大爷,脑子还蛮灵的。”辻村史朗,比细川小十来岁。

小泉的退休生活异常丰富,他是摇滚音乐的大拥趸,酷爱一支名为“X-JAPAN”的本土乐队。

74任首相竹下登则对麻将运动抱有浓厚兴趣。退休后,他常纠集政界人物在自家麻将房里“搓麻”。

在日本讲谈社一本名为《竹下登:不败的人心收揽术》书中提到,一次竹下夫妻齐上阵的“麻友”聚会中,竹下夫人打出了“天和”(一种和牌方式,据计算,打出“天和”的概率约为三十三万分之一,很多人打一辈子麻将也见不到一次)。竹下登高兴坏了,赶紧签名留念。现场见证这一奇迹时刻的“麻友”还有,84任首相小渕恵三以及政治评论家、作家川内康范。

村山富市骑自行车买菜之余,也跨到影视圈里玩了把票:2003年上映的电影《八月的冲绳之花》,因村山的特别出演,一度成为话题。其实,村山早就是一名演员了:1995年,他任首相期间,在电影《寅次郎的红花》中有过本色出演,就演他自己,村山富市。

而演讲时滔滔不绝、在日本妇女群中拥有很高人气的小泉纯一郎,却在退任首相后沉寂下来。

他不再参与任何电视节目录制,即使面对采访也一言不发。不过每个人都有“死穴”,首相也不例外。事实上,小泉的退休生活异常丰富,他是摇滚音乐的大拥趸,酷爱一支名为“X-JAPAN”的本土乐队。此外,小泉对电影以及歌舞伎也颇有兴趣。

于是,为了能参加知名歌舞伎演员市川海老藏的婚礼,小泉终于破例登上了电视荧屏,并致辞。他也在大银幕后献了回声:2009年,小泉在《奥特曼》剧场版里为奥特曼之王配音。

“长命”政客,“短命”首相

政坛人称“风向鸡”和“红武士”的71~73任首相中曾根康弘,可算是退休首相里“壮心不已”的高龄代表。2003年,中曾根仍积极参加众议院选举,但因为年龄超过规定,选举失败。而今90岁高龄的中曾根,仍坚持在日本政坛发挥余热。

安倍则算“首相归来”的成功代表。安倍首任首相时,曾因健康原因“闪电辞职”。据称他当时患的是“溃疡性大肠炎”。这样的辞职原因,也给这位卸任首相的“回马枪”路带来隐患,甚至有点“难堪”。2012年,安倍再度参选时,在选举投票当日,就特意面对媒体镜头,大嚼猪排饭,上演了“廉颇饭否”的日版一幕。

安倍“复位”后,很快又找来另一位前首相搭台:92任日本首相,现在我们该称他为副首相的麻生太郎。作为“自民党内一块砖”,麻生欣然受命,不介意给安倍打下手。

前首相队伍里,“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村山富市也被安倍拉来,在钓鱼岛问题剑拔弩张时刻,以日中友好协会名誉顾问身份率团访华。

作为继村山富市之后又一位“布衣”首相,相比安倍、麻生,菅直人的政坛回归路可就没那么顺遂了。据日本麻将博物馆里陈列的《宝物阅览》一书记载,理工科出身的菅直人曾经发明了麻将点数计算机,但这并未给他带来财富。日本《中央日报》报道称,菅直人可算历届卸任首相里最“穷”的前首相。菅直人的个人资产只有2240万日元,和财产总额高达14亿4269万日元的鸠山由纪夫不可同日而语。

《日本经济新闻》甚至将菅直人在2012年选举中落败的原因,直接归于他没有雄厚的家族背景。去年大选时,有日本网友用手机拍到一张菅直人拉票照:东京街头,冬日黄昏下,瑟瑟寒风中,啤酒纸箱上,菅直人孤单伫立,过往行人没人停下来,一点面子也没给这位前首相留。

(上图)2011年9月17日,日本横滨,日本日清杯面博物馆开幕,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左)到场剪彩并致辞。

为了能让后来的首相位置坐得长久些,据台湾《联合报》报道,日本首相序列中的有钱人—鸠山由纪夫在卸任后,通过分析思考,自认为找到了政权短命原因:这都是每天会见记者造成的。

鸠山认为包括他在內的前几任首相就是因为每天下午在首相官邸接受记者们的采访,经常被媒体抓到小辫子而大作文章,产生了负面作用,因此这几年日本首相都没有逃脱“短命”厄运。

当时的首相野田佳彦还真听了首相老前辈的建议,取消了每天接受群访惯例,声称自己没时间。不过野田佳彦的首相也只做了一年多,算比鸠山“长命”一些。

前不久,有钱的鸠山自称以平民身份出访了中国。据《羊城晚报》报道,鸠山一路行程受到日本首相级别待遇,在中发言也被当成“日本前首相”发言来看待。

这位都不够格领退休津贴的“过气政治家”,为何会在中国那么受欢迎?这让习惯了“人走茶凉”的一些日本政坛人士表示有点看不懂。

感谢小林義之、方辰先生对这篇文章的诸多帮助)

延伸阅读
【摘要】本文论述“互联网+教育”下高职生心理危机干预策略,分析了高职生的心理危机现象及形成原因,提出
2021-10-26
“生而为人,抱歉!”——日本影片《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里的台词,乍听,一惊。像马车驶在冰河上发出“嘎
2021-10-25
打开文本图片集镇江曾是民国时期江苏省的省会,但亲眼见过匾额等印证实物的人很少。如今,曾经被封闭起来的
2021-10-24
“在民间贯彻改革,是我真正想做的事。”竹中说□本刊特派记者林靖发自日本东京9月25日下午,在日本东京
2021-10-23
打开文本图片集[摘要]府厅州县改制是清末官制改革的重要内容,尽管各地进展参差,且不乏敷衍塞责,但与新
2021-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