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诉官司牵出贪官

工作总结 |

时间:

2021-10-15 09:48:25

|

买卖。如果把运输成本、货物损耗、少量退货及员工薪水、仓库房租、水电费等都计算进去,那几乎相当于这一年的买卖白做了。

古克武又想到了自己还面临着一个现实问题:下月进货时间快到了,按照跟上家所签的合约规定,必须预先支付30%货款,早在三个月前,他就已经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用向亲朋好友所借贷的钱款支付的预付货款,接下来即将要预付的那30%货款该怎么解决呢?屈指算下来,有能力出借的亲朋好友已经个个告贷过了,再也想不出谁可以借给他不菲的钱款了,这笔款从何处去筹措啊?想来想去,只好把住宅作为抵押向银行贷款。

商行老板告上法院

古克武用向交通银行南京分行抵押贷款的方式贷得一笔款子,支付了两个月的预付款和部分催得急的上家货款。然后焦急地等待着春节的到来,想在阴历年前收回铁道部所欠的货款。

这年的春节是阳历2月4日,腊月二十那天,古克武收到孔芝艮以铁道部名义发来的公函,称经盘点货物和核查业务记录,发现万福商行提供的小百货商品次品较多、损耗率较高,具体数据正在整理之中,所以,经请示上峰后通知万福商行:原双方关于“春节前结算并支付货款”的口头约定取消,须在铁道部方面把商品次品与损耗情况查明并双方谈妥如何折抵货款等事宜后方可支付。在此期间,商行须继续履行合约规定的提供小百货商品之义务,按月向铁道部提供商品。古克武看了这份公函,简直傻了:这不是找碴吗?看来,铁道部是不肯履行付款义务了!

古克武的连襟姜德彰是律师,于是就把公函送到连襟那里去求教。姜律师看了合约,断言说这里面大有问题,铁道部想赖账!古克武问连襟:那我这边该怎么办?姜律师说先得查清楚铁道部为什么要连续数月拖欠货款,那个孔芝艮所说的财政部没有按时下拨预算款项从而导致挪用了货款之说究竟是否属实?然后才能考虑对策。于是古克武拜托连襟去暗查此事。

查下来的结果令人大大吃惊:孔芝艮所谓“政府把钱款用于江西‘剿匪’上去了”之说不实,财政部每年给铁道部的拨款都是按照预算方案规定下拨的,从来没拖欠过。那么,应该支付给古克武等供货商的货款到哪里去了呢?孔芝艮竟用于做投机生意和放高利贷了!古克武吃惊之后大怒,再三思量下来,觉得跟孔芝艮这样的家伙再合作下去只怕最后没好结果。所以,看来跟铁道部的合作只能到此为止了。当务之急是把欠款拿到,钱一到手立刻抽身而退方是上策。于是,古克武跟连襟商量:先礼后兵,请你先以我的律师的名义跟铁道部沟通付款和解约问题,如能解决,万事俱休;不能解决,那就只好通过打官司解决了。

姜德彰便去铁道部拜访孔芝艮,春节前接连去了三次,门房打电话进去,孔都说“没有空”,姜请他约个时间,答称“没有必要”。春节后,姜德彰又去了三次,孔芝艮还是避而不见。

于是,古克武就决定通过诉讼解决此事。1935年2月25日,古克武向江宁地方法院递交了请求法院支持铁道部支付拖欠货款和利息以及解除供货关系的民事诉状。3月1日,古克武收到法院传票等法律文书,通知他本案将于3月11日开庭审理。

开庭审理

古克武毕竟是商人,考虑最多的还是自己的利益,他担心自己这样一个无权无势的百姓跟铁道部打官司,法院会官官相护而判他败诉,犹豫再三后去找连襟商量,最后决定给铁道部部长顾孟余写信反映此事,指望顾部长一怒之下把孔芝艮给撤了,问题就得以解决了。

于是,姜德彰代古克武起草了一封“人民来信”,交邮局以双挂号方式寄出。次日下午,古克武就收到了盖着铁道部收发室印章的回执,表明这封投诉信函已经妥寄铁道部,按照当时的官场惯例和顾孟余的行事风格,这位铁道部长应该是会亲自阅读这封信的。可是,古克武一直等到3月11日上午也没见任何反应,于是,他只好通知连襟下午去江宁法院跟被告对簿公堂。

顾孟余是否收到古克武的投诉信函呢?收到了。不但收到,而且他当天就拆阅该函了。那么,这位部长大人是怎么想的呢?顾氏出身书香门第,史载其“幼受家风熏陶,广览群书,博学强记”——应该是个神童类学子。果然,后来他考入北京京师大学堂(即后来的北大)专修德文和法国文学,因成绩优秀,“被遴选赴德留学,先在莱比锡大学学习电学,一年后转读于柏林大学政治系”。到1916年,顾氏已受聘北京大学,任法文系主任,政治经济系教授、主任,同时兼北京大学教务长。顾孟余的从政资历也不浅:1910年在海外参加同盟会,1911年回国参与发动武昌起义。因此,顾氏后来先后担任国民党第四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宣部部长、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秘书长等要职。由此可见,在国民党系统中,顾孟余绝非凡品。

他对孔芝艮的所作所为早有耳闻,在古克武这封投诉信之前他还曾收到过其他供货商的两封反映同样情况的来信,他不能容忍孔芝艮的这种行为,正在考虑应该如何料理此事。因为孔芝艮是孔祥熙介绍过来的,铁道部对这个后台得罪不起,只好等待时机。现在,古克武在信中说已经向江宁地方法院起诉,顾孟余真想对他说一声“谢谢”——只要铁道部对该案始终不作表态、不予理睬,江宁地方法院方面自会从中判断他顾某对该案的观点,从而正常审理该案。这样,铁道部就有理由开掉孔芝艮,然后干脆把商品供应股撤销算数。所以,别说古克武写一封投诉信,就是写一百封投诉信,顾孟余也不会作出回应。

3月11日下午,江宁地方法院开庭审理古克武诉铁道部拖欠货款案。主审该案的法官名叫林思铎,是留英攻读法学的海归,才做了一年多法官。林法官对此案很是重视,专门请教过资深同事,同事告诉他涉及官府的案子肯定有浑水,你只要看铁道部是怎么个反应就是了,如果铁道部事先或者审理过程中没发调头,没托人跟你打招呼,你只管按照事实和律条下判决就是。林法官在开庭之前那段时间里没发现铁道部有什么动静,于是按照正常思路审理该案。

该案的争议焦点是被告是否违反合约规定拖欠了应当支付给原告的货款,至于被告所称的“商品的次品、损耗”情况,按照合约规定被告是应该及时退货,跟拖欠货款并无关系。所以,别说法官和双方律师了,就是寻常外行人一听也就明白了。因此,这次开庭时间不长,也就一个多钟头就结束了,当庭未曾宣判。

贪官下台

孔芝艮知道庭审情况对其不利后,写了一份报告,仗着他跟孔祥熙的关系,直接送到了顾孟余办公室,意图很明显:请顾部长出面善了该案。哪知,顾孟余收到这份报告后根本无动于衷。孔芝艮等了三天,没见反应,便去向顾部长的秘书吴运闻打听,还想请吴向顾孟余代为进言。吴运闻拒绝为孔芝艮跟部长说什么话。孔芝艮一番思量后,决定去向被他称为“叔叔”(非嫡亲,系远房)的孔祥熙求助。一打听孔祥熙去美国了,几时回来不知道。

这样,孔芝艮只好另外想法子,这事得赶快,否则,若等法院判决下来就来不及了。他左思右想,随即决定去上海。去上海干吗呢?向孔令伟求助。孔令伟就是被后人称为“民国第一豪门痞女”的孔二小姐,她出身豪门,天生刁钻古怪撒野成性,在学校最喜欢挑起同学打架斗殴,自己则作壁上观。十岁出头,她就学会骑马射击,十三岁即会开车。蒋介石夫人宋美龄对孔二小姐极为钟爱,夸她“女生男相,天生豪放。”少女时代的孔令伟颇具家族荣誉感,又生就一副喜欢惹事寻求刺激的性格,所以孔家以及包括亲戚甚至下人如果发生了什么事,只要找到她,她都愿意出头,不管有理无理,都非要以胜利了结。孔芝艮跟孔令伟其实不过只见过一面,但是,他毕竟姓孔,按辈分跟孔二小姐是平辈,算是孔令伟的远房兄长。但孔芝艮想只要他求到二小姐面前,孔令伟不会拒绝伸手相助。于是,他就决定去求孔令伟。当时,17岁的孔二小姐在上海读书,所以他就决定奔上海。

孔芝艮见到孔令伟后,说了说情况,把这场官司说成是有人要孔祥熙好看,因为他是孔祥熙推荐给铁道部的。孔令伟一听就冒火了,说我给铁道部顾部长打电话,请他出面处置此事。孔芝艮寻思顾孟余只怕不肯买你的账,便谎称顾部长已叫人跟法院沟通过,法院的意思是“国家有法律,应该照法律规定公正处置”——就是不肯买顾部长的面子。孔令伟说那好,我这就向学校请假,回一趟南京,找石市长去!

石市长就是石瑛,在国民党系统里,这是一位“老革命”。早在1905年,就参加了孙中山创建的中国同盟会,并在英国组织同盟会欧洲支部,为辛亥同盟会元老。回国后,历任大学教授、江汉大学校长、武昌大学校长、武汉大学工学院院长、湖北省建设厅厅长、浙江省建设厅厅长、南京市市长。石瑛为官清廉,被誉为“民国第一清官”。

现在,孔令伟想去找石瑛请其向法院说情,干涉古克武与铁道部的这起官司,石瑛肯买这个年方十七的豪门少女的账吗?石瑛是个连行政院长汪精卫都敢公然得罪的硬汉,还会在乎孔祥熙?所以,孔令伟回到南京后,两天内先是从公馆致电市政府让接石市长办公室,是吴秘书接的电话。孔令伟自报家门后让吴请石市长接听电话,吴秘书去对石瑛一说,石瑛说:“我向来不接官员家眷电话。”孔令伟闻听后哭笑不得,想了想,驱车前往市政府想直接见石瑛,结果却是连大门都没让她进去。

孔令伟又想了个主意:去找了宋美龄,佯称她所在读的教会学校想组织学生到南京春游,安排有去总理陵园(新中国成立后称为“中山陵”)瞻拜,希望南京市府届时安排警察维持秩序,想请宋美龄写个条子让她去找石市长当面说一下。宋美龄信以为真,写了一张条子。孔令伟二去市府,宋美龄的条子起到了部分作用,门卫允许孔令伟跟市长秘书通了电话,吴秘书受石瑛委托出面接待。孔令伟见了吴秘书,再三要求面见石瑛。吴秘书电话请示后,说石市长让孔二小姐把要办的事情对他说就行,能办则办。孔令伟无奈,只好把真实来意跟吴秘书说了说。

孔令伟刚回到公馆,吴秘书就来电通知她,石市长说:“此事不可办”。孔令伟大怒,却无奈,两天假期已到,只好悻悻回校。也是巧,过了几天,石瑛忽然辞职了。原因如下:3月21日,日本朝日新闻社访问南京,汪精卫亲自打电话给石瑛,通知市政府科以上官员前往机场迎接。石瑛大怒而答:“我的科长以上职员决不迎接他们的敌人!”石瑛挂断电话后,当即果断下令:市政府职员今日放假,立刻离开!然后,立刻写了一份辞呈递交上去,不等回复就离开了南京。

汪精卫无奈,只好安排马超俊接替石瑛担任南京市长。3月26日,行政院发布公告宣布了此项任命。孔芝艮认为机会来了,随即再次赴沪请孔令伟出马。孔二小姐还真给忽悠了,随孔芝艮乘坐宁沪快车头等包厢回宁后,次日即去拜访马市长。马超俊是官场老手,料想孔令伟来访肯定是给他出难题,他对汪精卫任命出任市长有点感恩,而汪跟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不睦,所以他不想帮孔二小姐办事,所以也不肯见。

孔芝艮连连碰壁,只好等孔祥熙回国了。可是,孔祥熙还没回国,江宁法院已经下判决了:支持原告诉求,铁道部败诉。孔芝艮还寄希望于上诉首都高等法院,可是顾孟余随即下令撤销商品供应股,清偿债务,命令孔芝艮偿还挪用的货款,否则将以“舞弊行为”提请司法部门侦查追究。孔芝艮知道这事儿若真摊出来,他肯定吃不了兜着走,孔祥熙不会保他,于是只好积极筹款偿还债务,最后灰溜溜地返回山西老家去了。

(谢绝各种形式的转载,违者侵权)

编辑:薛华 icexue0321@163.com

延伸阅读
【摘要】本文论述“互联网+教育”下高职生心理危机干预策略,分析了高职生的心理危机现象及形成原因,提出
2021-10-26
“生而为人,抱歉!”——日本影片《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里的台词,乍听,一惊。像马车驶在冰河上发出“嘎
2021-10-25
打开文本图片集镇江曾是民国时期江苏省的省会,但亲眼见过匾额等印证实物的人很少。如今,曾经被封闭起来的
2021-10-24
“在民间贯彻改革,是我真正想做的事。”竹中说□本刊特派记者林靖发自日本东京9月25日下午,在日本东京
2021-10-23
打开文本图片集[摘要]府厅州县改制是清末官制改革的重要内容,尽管各地进展参差,且不乏敷衍塞责,但与新
2021-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