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地躺在尘封的画面里

工作总结 |

时间:

2021-10-23 09:51:40

|

一、两个人的舞台,我独自吟唱

1987年春,我上高三。周末与几位要好的女同学相约,各自带着一摞书,来到了史河边,坐在草地上,认真地复习功课,准备迎接高考。

史河来自大别山的梅山水库。河水清澈见底,沙锥鱼在沙滩里捉迷藏,倘若从上游飘来腥物,它们就会你争我夺起来;河床上,偶尔露出水面的大块沙滩,一群野鸭落在上面,它们警惕地望着四周,有时,它们又潜到水底捉鱼。春风拂来,万物苏醒,垂柳舒展着秀发,小鸟清啼着欢乐。

中午,我从史河岸回家,见姨父笑吟吟地站在我家门口,我感到很惊奇,姨父家住省城郊区的农村,我们两家相距几百里,平时很少走动,多是靠写信联络感情。我很客气地与姨父打招呼。

妈妈悄悄地把我拉到一边,向我说明了姨父的来意。

姨父有位亲戚在省城郊区的一个镇上,是镇政府的领导,他们那个镇要扩建,扩建后,将有一批“农转非”户口。姨父是奉那位亲戚的吩咐,来接我去他那里上班的,也就是说城市户口在向我招手了。

那时的城镇户口与农村户口差别很大,每次招工、招干考试,第一条就要求:必须具有城镇户口或城镇户口者优先。我们这些农村户口的孩子,想要跳出农门,成为吃商品粮的城里人,必须要成功地经过七月份的高考冲刺,否则,永远是农村人。

面对着城市户口的诱惑,我没有多想什么,决定放下书本去异乡谋发展。

临走之前,我想去看看我儿时的玩伴——刘萍,她早已结婚生子,嫁了一个大她十来岁的吃商品粮、患有先天性小儿麻痹症的男人。

记忆中,与她最开心的一次相聚是初三毕业那年春天,我和刘萍两人骑自行车,去梅山大坝春游。

梅山水库四周群山环抱,阳光下,芳香四溢的花木汇成了一库的绚烂;春风里,花儿妖妍,叶与叶在窃窃私语,偷望着蜂和蕊的初吻。身后,流淌入水库的小溪,有诗的涟漪,梦的温情。

初中毕业之后,刘萍突然结婚,过起了家庭主妇生活。我和她很少见面,心底里,我时时忆起那无忧无虑的青葱岁月。

来到刘萍家,她坐在门口摘菜,她的旁边有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独自玩“小锅锅”,门口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脸色苍白,坐的椅子边,靠着一对扶手,显然,他是刘萍的爱人。

他见我到来,斜着眼上下瞧瞧,然后把头扭过去;刘萍见了我,苍白瘦弱的脸上荡起一丝红润。二十来岁的刘萍,身高应该有一米七左右,可她略微佝偻的身子却让人感觉不到她的高挑,白皙的肌肤似乎已经失去了水分和弹性,眼角也起了皱纹,看起来很憔悴,似一朵早已凋谢的花。

今个是什么风把你刮到这来了?刘萍笑着问。

我马上就要到我姨父那里上班了,临走之前过来看你。我说。

她放下手里摘的菜,伸出右手把耷拉在脸颊的头发朝后拢拢,朝我笑了笑。

唉,以前,她那如烟似水的眼眸到哪里去了?

还不赶快摘菜,俺爸、妈下班回来就要吃饭。坐在一旁的男人,瞪着眼对刘萍道。

呵,刘萍,就你摘的菜还能吃呀,在俺们农村,这种菜皮子只给鸡、鸭吃,人是不吃的。我对刘萍说。

嗨,没班上,有菜皮子吃就不错了!男人阴阴地说。

本想再还击几句,但一接触到刘萍那无助的双眸,又把要说的话咽回去。

回家路上,刘萍送我一段路,我和她默默地走着,谁也没有说一句话,但都明白此时各自心里在想什么。

他和她没有朦朦胧胧的情怀,没有清清纯纯的初恋,没有坦坦荡荡的沟通,也许,她的一生没有回味、没有想念、没有珍藏。

跟着姨父,我来到了他所在的城郊。姨父的亲戚把我安排在镇上一家商场里做营业员。

我上班的第一天,就看到与我一起上班的几个女孩子交头接耳,叽叽咕咕地说着什么,当时我并没有在意,单位里来了一位新同事,大家好奇也是常事。

与我一起上班的有十来个女孩子,她们是本地人,大都只有小学程度,且都是农村户口,家里农忙时,一下班,就回去帮家里一起忙农活,偌大一个商场,晚上常常只有我一人。

我在这里算是高学历者,个子也最高。《大众电影》是我们都争着看的杂志,与女孩子们混熟后,她们常戏言,说我长得有点像日本影星中野良子。

当时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和中野良子都有一米七的身高,体重偏瘦,笑起来脸上总是带着几许羞涩的缘故吧。为这爱脸红的毛病,我没少埋怨过自已,认为自己很小家子气。生活中,我很喜欢那些很大气的女性,特别是她们面对意外时的从容与淡定,这些,我望尘莫及。

我被分在服装柜组,当时,以我的条件,算得上是只“潜力股”吧!

日子一天天过去。与我同柜组的小芳要结婚了,她向男方要了上万元的彩礼,并要求男方盖楼房。这在当时,也算是高价婚姻了。

这是当地一种风俗习惯。一个女孩子说:要想省钱,娶个外乡媳妇也就省了彩礼钱和盖房子的钱。

我隐隐约约地意识到这个商场里隐藏着一个秘密,且这个秘密与我有关,而我被排除在这个秘密之外。

我那柔弱的感情将会经受一次震撼,这就是我的预感。

那时候,我唯一的安慰就是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看着月亮庄严地缓缓地升上天空——它从很低处起步,仿佛渴望来到这深不可测、广袤无际的苍穹。望着那浩瀚的月色,我任凭自己的心灵去倾听一个无穷无尽的故事:这个由自己的想像不断创造和叙述出来的故事。

单调僵滞、枯燥乏味的生活像无形的枷锁束缚我的思想,那种生活的最大优点就是安逸、舒适;但是,我对它越来越不欣赏了,我惧怕生活的烦琐与麻木将我淹没,只想一次次地跃出水面,自由呼吸。

有一次,商场经理请我们几个女孩子喝酒,那几个女孩子每人陪经理喝了几杯,轮到我时,我婉言拒绝了经理递过来的酒,因为我刚放下书本,来这个商场以前,我一直在校读书,一滴酒也没沾过。

经理说:“小黄,你挺文静的,太像他们家孩子了!”

我不置可否地点点头,经理又说:“你既然是他们家的儿媳妇,为什么不住在他们家里?”

坐在经理一旁的一个女孩子说:“他们现在还不认识,他家儿子在上学,父母怕事情公开后,耽误他们儿子考大学!”

原来如此!我来这里上班,是镇上某位小头头的预备儿媳妇!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人离家乡贱,货离家乡贵,尽管我自认为自己在当时环境里是只“潜力股”,但无形中,自己是外乡人,身价打折了。

现实太过于残酷,命运太过于不公,总是在人们最得意的时候将你硬生生地从喜悦中拽出来,当飘荡在自已内心深处的那份喜悦正在悠然自得的时候,当你还独自沉醉在那梦幻般的满足中,有时让你猝不及防地,悲剧发生了,正所谓乐极生悲,刹那间,溢于心底的是无尽的伤感。

我体验到了一种令人厌恶的失落感。

当我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我把听到的情况回忆一番,看看自己的内心深处,检查一下自己的思想和感情,坚决地把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全拉回到正常的范围之中来。

不准伤感!不准懊丧!保持镇静!

夜色已深,孤枕难眠。人人都有精神上的伤口……惧怕寂寞,惧怕被遗忘,都想拼命地去表现,以期得到别人的认可;同时,人们努力地活着,都因为有明天,即使明天不一定带来喜讯,即使明天有可能带来噩耗,但接踵而来的无穷无尽的明天,还是给人带来希望。

同时,有的人,需要你读懂——道貌岸然的伪善,美丽背后的丑恶,微笑背后的狡诈。想到此,猛地把思绪打住,且不再往深处想,怕自己的情绪会更悠远、更激动、更放肆!

又是无眠、无梦、无言的一夜!

有一次,我悄悄地问一位上海下放在此地,发展得不错的大姐:“大姐,我的户口有没有转正的可能?”

大姐惊讶地看着我说:“转户口?!我们这是村办企业,哪里有‘农转非’的指标!”

延伸阅读
一夕阳掳走了最后一缕余晖,窗外的远山也渐渐地隐去了青黛色的轮廓。一只红蜻蜓忽然穿窗而入,进入到昏暗的
2021-10-27
[摘要]在卫生体制改革工作不断深入的进程中,医院只有转变财务管理成本核算理念,以优质低耗为原则,加强
2021-10-27
摘要:现代医院提供的服务项目日益丰富,医院后勤管理工作的难度也大幅度提升。后勤管理工作直接关系到医院
2021-10-27
编辑感言:学校需要怎样的校长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那么,一个优秀的现代型的校长到底应该是怎样的呢
2021-10-25
一、两个人的舞台,我独自吟唱1987年春,我上高三。周末与几位要好的女同学相约,各自带着一摞书,来到
2021-10-23